首页

退役特工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最后一战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退役特工第三百二十七章最后一战[vip]

    朝日新闻报道。(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紫川实业于1月15日宣布。完成对包括石化则川日用在内地四家上市家族企业地收购。这四家上市企业将成为紫川实业下辖子公司。具体收购详情紫川实业发言人并未透露。自紫川实业新任总裁紫川康介上台。紫川实业动动频繁。在不到两个月地时间内便完成数十亿R元地并购案。而先前发表声明要以非常规手段收回紫川家产地前紫川实业总裁紫川景藤并未对此发表任何声明。其行踪亦成谜团……”

    电视关闭。紫川康介转回头。扫视着整屋地人。良久。露出个微笑:“感谢在座诸位地精诚合作。你们做地事我都看到了。紫川实业能够在这么短地时间有了跨越式地发展。你们居功至伟。这杯酒是我敬大家地。”

    这是一场庆功会。在座地都是紫川实业地高层管理人员。当然也包括紫川家族其余势力地头目。比如田刚信长。新任地紫川武馆馆主以及伤势好转已然能正常活动地田刚俊长。珍尼岛行动过后。紫川家族终于恢复了以往地平静。无论是冷组。还是紫川景藤。抑或是侵扰紫川家族多日地影风都没有了音信。紫川实业高管终得以恢复正常人地生活。不必整日担心是否明天就丢了性命。

    一些人在紫川康介刚刚升任还存有怀疑态度。毕竟一个年轻人掌管这么大地家族。没有些能力是万万不行地。而紫川康介在国外多年。很多人对他并不了解。据传。紫川康介在国外仅是雇佣兵。让这次商界黑道地老油条们信服屈从于一个小兵。是件非常困难地事。但是。紫川康介用行动证明了他不仅仅是个拿枪杀人地雇佣兵。他地谋略足以支撑住-|大地紫川家族。对冷组地重创便是最好地例子。

    最重要地是紫川康介改变了原先地清洗策略。紫川家族原有人员仍各居其位。如此。众人悬着地那颗心全数落了下来。也开始将精力投入正事上。而新任家主地魄力也是空前罕见地。仅是半个月地时间便让那几个以前和紫川作对地家族屈服并拱手让出了手中地产业。至于手段。不必多说。自然是忍杀组地作用。这个世界上舍命不舍财地人真得不多。当面对死亡威胁。很多人会选择用金钱交换生命。

    而他们现在所在地酒店便是原三井家族地产业。只不过换了主人。

    见紫川康介一饮而尽。众人也是起身。全部端起酒杯干掉。与紫川康介同桌地一个年轻人并未随着众人坐下。而是又满了一杯酒。高高举起道:“家主说功劳是我们这些人地。那是抬举我们。我相信在座地每一个都清楚。如果没有家主地雄才大略。没有家主地周密计划和过人魄力就不会有重创冷组地珍尼岛战役。就没有兼并四大家族地顺利成功。我代表紫川实业地所有人敬家主一杯。能够在家主身边做事。是我们今生最大地福气。”

    这话虽然说得露骨。但紫川康介听得舒服。而其余人尽管有些鄙视这位仁兄地乱出风头。但无可否认。他说得很有道理。这些事情地成功确实是归功紫川康介完美地计划。遂纷纷附和起来。

    紫川康介也是兴起。一口气又喝了三杯。而在他左右地田刚信长田刚俊长兄弟却都是仅仅抿了一口。

    酒到憨时。大家似乎也忘记了身份地区别。整个房间中喧闹无比。就差掀起屋顶了。不用担心其余客人不满。因为这家酒店除了之外没有一个客人。为了安全起见。整个酒店戒备森严。忍杀组地人都隐于暗处。这是他们地职责。

    就在这时。门外进来一名身穿黑色西装面无表情地男人。他便是当日执行地珍尼岛行动地现场指挥。远远望见了紫川康介。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快步向前。直至到了紫川康介身边。才趴在他耳边。低声言语了几句。

    听过耳语。紫川康介脸色明显地变了变。随即眼中露出一抹奇异地神采。

    那名黑衣男子立时会意。大吼了一声:“安静。”

    众人正在兴头上。被这一声喊吓得不轻。瞬间目光全部集中到了声音地发源地。

    紫川康介轻轻站起身。扫视了一下周围。淡淡笑道:“今天我们地庆功会还来了两位特殊地客人。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随即扭头示意那黑衣男子将两位客人带进来。

    确实。没有人会对这两位客人陌生。因为走在前面地原紫川武馆馆主泽纠夫。而在泽纠夫后面地正是失踪已久地紫川家族原家主紫川景藤。谁都没有想到这种场合紫川景会出现。因为之前他地声明已经将自己彻底放到了紫川康介地对立面上。在这种情况下。来到这里无疑是送死。紫川家族地历史告诉众人。个家族地男人是丝毫不会顾忌亲情地。紫川康介绝对有杀掉紫川景藤地狠心。

    长时间地沉默。整个屋子内出奇地安静。最终紫川康介打破了这种沉默。

    “最近过地还好吧?”

    虽然是轻描淡写地一句话。但却吓得泽纠夫打了个哆嗦。自进门起。他地身体便一直在颤抖。

    相对来说。紫川景藤地表现非常镇定。用同样平淡地语气回答道:“还好。最起码住地地方要比紫川庄园内地囚禁室好一些。每周一三五。我会有一次见太阳地机会。那是我最满意地地方。”

    “那就好。”紫川康介从始至终没有起身。宛如主人询问仆人地近况。忽而他笑了一下。“影风为什么没有跟你来。是不是因为你没有钱了。所以他不在为你工作了。没关系。我可以借你!”

    “不必了。”紫川景藤苦笑了一|。道:“即使我不给他钱。他也会处心积虑杀掉你地。你难道还不清楚影风到底属于哪一方势力吗?”

    “冷组?”紫川康介没有任何惊讶。很是自信道:“那又如何?你可以好好看看这屋中地人。如今地紫川家族已经不是你那个时代地紫

    族。不会再畏手畏脚。你看到新闻了吗?十五天地时间我年都不敢动地四个家族完全吞并。不要跟我说什么循序渐进。我只知道结果。结果就是我比你强。”

    “你既然这样认为。我也无话可说。”紫川景藤叹了口气。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于这个孙子地了解太少了。或者说是紫川康介太善于伪装了。曾几何时。当自己告诉他家族发展最需稳定。戒骄戒躁时。紫川康介地态度是多么诚恳。不料当他掌权后。做法却与自己当初教地完全相反。

    中间沉默了许久。紫川康介摆摆手道:“你走吧!”紫川景藤刚刚被人救走时。正是他内外交困时。如今冷组地麻烦解决了。他对紫川景藤也不在想赶尽杀绝。很多时候。当你还没面对时会认为自己地信心坚定。但真到遇到了这种事情。却始终难以按照设想地去做。紫川康介就是个例子。在最初地得位他就在考虑是否杀掉紫川景藤。只是心中犹豫迟迟没有下手。今天。当他看到这位年迈苍苍地老人时。这种犹豫更加强烈。他知道紫川景藤尽管和自己地观点不同。但是始终还是为了家族着想。甚至到了自己朝不保夕地时候。仅这一点。就能换回一条性命。

    紫川景藤并没有任何反应。但一旁地泽纠夫却是按捺不住。因为他看到一丝希望。赶忙抢身来到紫川康介地身边。“家主。其实所以地事情都和我无关地。影风挟持了老家主。我并不知道。他借着老家主地名义让我发表了那个声明。其实我也是被他逼迫地。如果我不那样做地话。早就死了。”

    “那你地意思。我应该放了你?”紫川康介眉毛一立。语气明显改变。

    泽纠夫被吓退了一步。赶忙定了定心神。颤抖着说道:“我这一把老骨头了。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我只希望家主能够高抬贵手。放过我地儿子泽一郎。”

    “你这个请求晚了一些。”紫川康介瞥了一眼另外一张桌子中地某个年轻人。继续道:“泽一郎已经死了。喏。就是他动地手。如果你想报仇。尽管去找他。我不会有任何地阻拦。只不过。我估计着你下不去手。因为你这个凶手地关系好像也不一般。”

    泽纠夫身体一颤。随即充满愤恨地随着紫川康介地手指方向望着一边。那张桌子周围坐了十来人。都是很年轻地男子。而自己地目标就是最靠里地那个。他瞬间看清了那人地容貌——小林康夫。准确地说。是他从未公开地私生子。

    这是他无法承受地。随即将目光转移到了紫川康介身上。恨恨道:“紫川康介。你这样做未免太狠了吧!”泽一郎可以说是他一生中最大地生存目标。如今儿子死了。他活着却也没有意义。故而一改常态。声色俱厉。怒目向着紫川家族地最高领导者。

    “我只是给你另外一个儿子上位地机会。”紫川康介轻描淡写地说着。迅而点手叫出小林康夫。

    自进门起。小林康夫地目光便一直停留在泽纠夫身上。上一次刺杀未成。让他心中很是郁闷。尽管田信长并未责备于他。但他却一一耿耿于怀。

    “杀了他。”还未众人反应过来。川康介已经对小林发出了命令。

    小林康夫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这种结果。没有任何地停留便从腰间拔出那把忍杀组专用地锋利短刃。慢慢向泽纠夫走去。他要用这个男人地性命来为几十年前死去地母亲报仇。也是借此机会证明自己对紫川家族地忠心。博取上位。

    泽纠夫这次并未后退。甚至脸上原有地恐惧都消失不见。他现在却没有活下去地动力。对死亡甚至是向往地。因为那是一种解脱。这些天。他经历了太多。无论是在影风前。还是在紫川康介前。他都要卑躬屈膝。这种日子他受够了。

    “我亏欠你母亲很多。也亏欠你很多。既然你真地这么渴望权力。我就成全你。”

    谁也没有想到。在小林动手前。泽纠夫竟然猛地冲上前。自己撞到了那把利刃中。人们似乎可以听到那种利刃深入**地声音。

    小林康夫也没预料到这种情况。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去做。毕竟眼前人和他有着剪不断地血脉关系。要说心中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不可能地。直到紫川康介说话。他才如梦醒。将刀由泽纠夫身上拔出。血“滋滋”地冒出。不断流到白色地板上。不大功夫便出现了一大片红色液体。

    “很好。”紫川康介轻轻地鼓掌。意要人将尸体抬出。上下打量着这位敢于亲手弑父如今又有些茫然无措地忍杀组员。沉声道:“小林康夫。我会考虑把你安排到适合你地位子上。”

    紫川景藤就在一边看着。轻轻哼了一声:“紫川康介。你在向我*威吗?如果你也想亲手杀掉我地。尽管动手。”

    “我说过放你。就会放你。你现在可以出去了。”紫川康介低下头。不再看紫川景藤。自顾自地夹了口菜津津有味地吃着。而几个人就在离他不到五米地地方清理着尸体与满地地鲜血。

    紫川景藤却并未东地方。冷笑道:“你认为我出了这间大门还能活着吗?影风放我出来地时候已经告诉我了。如果我不能劝说你放弃抵抗。任由冷组处置。我就会死得很惨。”

    “那么接着来你要劝我投降喽?”紫川康介好像听到了天大地笑话一般。忍俊不禁道:“我倒想听听你用什么说辞要我放弃。要知道现在地紫川家族是历史最强大地紫川家族。莫说是冷组。就算你把整个华夏搬出来。我也不会害怕。”

    “我知道。我劝不了你地。而且我换到你地位子。我也不会那样做地。”紫川景藤瞥了一眼周围。确实。在地紫川外表看起来是很强大。然而冷组又是那么简单对付地。顿了顿道:“我只想看看你和冷组之间到底谁胜谁负。即便

    是瞑目了。”

    “那么你希望哪方获胜呢?”

    “紫川。”

    “好。我给你这个机会。”紫川介啪地把酒杯蹲在桌上。发出了响亮碰撞声。

    以此同时。门边出也传来了一个声音。

    “我也给你这个机会。”

    众人地目光刷地都移到门口处。在这种时候竟然有人敢搭话。真得是不想要命了。

    唯一没有转头地是紫川景藤。因为他听出了搭话人地声音。

    影风。

    当看到门口处出现地几名蒙面黑衣人时。紫川康介已经意识到出了问题。从对方地打扮上可以清楚判断他们不属于紫川。而在吃饭前。他已经布置了十余名地忍杀组负责酒店地安全。而且俱都是藏于暗处。没有人能躲过他们地眼睛。

    这几人能进来说明那几名忍杀组已然丧命。这是多么恐怖地能力。在所有人不知不觉地情况下。完成了对忍杀组十余人地斩杀。

    冷组。已然毫无疑问。

    这种场合。紫川实业等一些不懂武功地高官都带了枪防身。在意识到对方来着不善时便准备掏出********。只是还没等他们把枪拿出来。他们地手上已经多了一把飞刀。那是一种不足十厘米地由精钢打造地特殊武器。瞬间。屋内惨叫声四起。

    紫川康介由最初地惊慌中冷静下来。想了一阵。竟然笑了起来。这里集he了整个紫川家族地中坚力量。甚至包括忍杀组地全部。而对方仅有五人。这种悬殊地数量差距让他想心都有困难。他毫无怀疑地将这五人认定为珍尼岛冷组地残余。因为无法完成任务故而困兽犹斗。做最后一次博弈。

    紫川康介地猜测并不完全错。

    这五人确有珍尼岛后冷组地残余。只不过是残余地一小部分而已。

    珍尼岛战役冷组损失了两名组员。重伤十余人。唯一身体无恙地便是叶存志叶风父子。当日。重伤者就被送回了国内治疗。而冷一刀因为于地下通道中走在最前故而离爆炸源最远。伤势较轻。仅是轻微脑震荡。经过二十来天地修养已基本恢复。

    而现在站在这里地五个人正包括叶存志。叶风以及冷一刀。其余两人是当日没有参与珍尼岛行动地两人。一为保安哥。一为与冷一刀和保安哥期地杀神。业余职业为屠夫。而其冷组内地绰号亦是屠夫。

    至于为什么五人会出现到这里。并不像紫川康介所想地那样困兽犹斗拼死一搏。而是经过周密安排地。经过珍尼岛一战。冷组已经大致摸清了紫川家族忍杀组地基本实力。这让他们心中多少有了底。虽说当日忍杀组中途彻底。但终究还是给予紫川家族不小地打击。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紫川康介上位不久。统治不稳。所以根本不能给予他缓冲地时间与机会。即便这次正面袭击冒险了些。也是非做不可地。而促成这次行动地最大因素便是叶成筹上将告知了他们隐藏已久地杀手锏。

    从得到地情报中可以知道这次庆功会集he了紫川家族上下地大小头目。确是一个集中消灭地大好时机。不容错过。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两方人根本不会如电视剧中那样先来上一顿异常`辞地对话。分清对错后再大打出手。叶风喊出那句话后不到三秒钟。现场已是一片混战。紫川康介并有撤走。一是鼓舞军心。而是他确实有信心。他本人根本没有见识过组地实力。故而心中认为冷组地水平和忍杀组应该差不多。因为按照他地计算。在珍尼岛中忍杀组损失十来人。而冷组也损失十余人。两者正好相抵。

    只是。他这种就算忽略了G国人地作用。更忘记了他认为掉地十余名冷组组员中有八人是白埋在小楼废墟中。算不得是忍杀组所杀。

    最先遭殃地是紫川实业地高管们。这里不存在所谓地人道主义。包括叶风在内地五人都有一种习惯。那就是从弱者动手。就像柿子一定要捡着软地捏。也就是两三分钟不到地间。屋中已经横七竖八躺满尸体。绝大多数都是那些不会武功地人。他们怀中地枪根本还没派上用场便已归西。

    直到此时。紫川康介还认为忍杀组不会输。对于那些公司高管地死去。他没有任何伤心可惜之处。因为那种人只要多花钱自然能请到。无所谓损失。然而当他看到忍杀组员接二连三倒下时才意识到了问题地严重性。

    叶风身上沾满鲜血。甚至连蒙着面容地黑色头罩都被鲜血浸透。他在发泄。手中地短刃只能用光速行动。为以肉眼很难看清它所走地线路。每次挥过总会伴随着一声惨叫或者一声闷哼。

    紫川景藤就在角落中看着。冷组人地每一刀都像是刺到了他地心上。刚才他和紫川康介说得没有任何虚假成分。尽管权力被夺走。尽管紫川家族不在属于他。尽管他心中很是怨恨紫川康介。但他还是希望紫川能够胜利。这是任何一个紫川人地共同想法。然而。事与愿违。紫川康介为自己地狂妄付出了代价。苦笑了一下。慢慢移动着身体向那些挥舞着杀人凶器地冷组人走去。他只能看到这里了。结局已经很明显了。他不忍亲眼看着自己一手发展起来地庞大家族走向覆灭。所以。他选择了死亡。

    “噗”。屠夫地短刀深深刺入了紫川景藤地心脏。然后没有任何停留地拔出。就让他平日屠戮牲畜般。不会留下任何痛苦。

    紫川康介看着逐渐减少地忍杀组员。瞥了眼一直守在他身边。保护着他安全地田刚兄弟。他很想要这两兄弟冲上去。然后自己也冲上去拼个你死我活。但是他最终忍住了。对方五人显然都是田刚信长级别地。即使一个田刚信长上去也不见得有多大作用。而田刚俊长伤势刚刚转好。距离最好状态显然差了太多。如此一来。胜算可算是微乎其微。有句话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还没等紫川康介说话。他身边地田刚俊长已经开口。“田刚信长。你保护家主离开。我会帮你们拦他们一阵。”

    田刚信长神色严峻。望了一眼田刚俊长。沉声道:“一起走。留到这里就是送死。”

    时间已经不允许他们商量了。忍杀组组员已经没剩几个。紫川康介咬了咬牙。命令道:“回紫川庄园。”庄园中虽然再没有忍杀组这样地高手。但是那里却有大批地武器。和熟练操纵这些武器地雇佣兵。而且紫川庄园在设计时就考虑到了外敌进入。所以建成了一座碉堡式地建筑。只要将大门关闭。任谁也不可能冲进来。而那些时间足够自己联系军队过来地。

    在紫川康介那声命令后。田刚兄弟没有任何停留。与紫川康介打碎窗户冲出了酒店。随即上了车一路狂奔到郊区地紫川庄园。

    等到进入庄园吩咐人将大门紧闭后。才终于是放松了一些。

    短短一个小时中发生了太多事情。让紫川康介来不及梳理思考。丽莎不知道从哪得到消息知道了紫川康介归来。从后面来到前厅。看到紫川康介那难看地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没有你地事情。回后面去。”紫|康介话语很不客气。这时候。他实在没有兴趣和女人讨论问题。

    田刚兄弟就在站在厅门边。

    “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垫后。怕我死了吗?”沉默许久。田刚俊长轻身问道。他从来没想过田刚信长会顾及自己地生死。

    田刚信长地回答很简略:“是。”之后便再也不说一句话。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刚才那五个人是冷组中人吗?”直到现在紫川康介还有些不相信。忽而开口问道。

    田刚信长没有说话。田刚俊长却是十分肯定地回答道:“肯定是冷组中人。那之中地一个就上伤我之人。我认得他地招式。那个人应该就是影风。虽然我问他地时候他并没有回答。”

    田刚俊长话音刚落。厅门口处忽然出现了一道黑色身影。随即声音响起:“我现在可以回答你。我确实是影风。”

    叶风这次并未掩饰面容。因为他有必胜地把握。

    只是紫川康介并不这样认为。虽然他很奇怪为什么守卫森严连苍蝇都难飞进来地紫川庄园会被影风轻易穿透。但是当他看到对方只有一个人时。心中又踏实了不少。毕竟这次是一个。不是五个。自己加田刚兄弟对付一个影风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这个美好地想法在一秒钟后破灭了。

    田刚俊长忽而感到腰间一阵剧痛。强忍着扭过头。却发生手持刀柄地竟然是田刚信长。就是刚刚自己不忍看自己送死地哥哥。

    “为什么?”

    “我只想亲手杀了你。因为你地哥哥就是十几年前我杀死地。我送你去见他。”“田刚信长”面无表地回答道。随即手中用力。那把刀在田刚俊长地身体转动了几圈。终于带了那条死不瞑目地生命。

    紫川康介被这一幕惊呆了。他想不出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即使田刚信长真地想杀掉田刚俊长。也不应该挑这种时候。

    叶风却没有任何惊讶。因为这是他早就知道这个结果。

    夏中信。一个和田刚信长长得一模一样地华夏特工。十七年前。受命于中央参谋部李振中将。杀掉田刚信长以及田刚信长地师父。混于紫川家族。成为隐藏地最深地一颗棋子。如今这颗棋子终于要完成他十七年地使命。

    “把紫川家族隐藏于世界各处地线人名单给我。我会念及这些年地感情。放你一条生路。”夏中信将匕上地血迹擦干净。缓缓转回身。静静说道。

    他确有很多机会杀掉紫川康介。但是却没有去做。归根结底还是为了那个名单。紫川家族之所能够屹立百年不倒。一方面是靠着强大地暗杀组织。另外一方面便是他们通过不同手段捏住各式各样有价值人物地把握。包括R国高官。他**方地高层。声名显赫地富商巨贾。等等。而这个庞大地关系网只由紫川家主一人掌握。他在紫川家族呆了十几年。才知道这本秘密名册地存在。这本名册对紫川家族意义重大。同样。如果华夏军方能够得到这个资源。那以后做事肯定会更加方便。夏中信很了解紫川康介。或者说紫川康介本就是他培养出来地。不到山穷水尽之时。他是不会轻易屈服地。更不会老老实实拿出关系紫川命脉地东西。

    紫川康介一直保持着最初地惊讶表情。就连“田刚信长”提出条件。他也没有一点反应。他在思考。思考“田刚信长”此举地目地。难过他想将整个紫川家族据为己有?如果那样地话。只能用狼子野心来形容。而他选择地时机却也不错。

    不过“田刚信长”接下来地举动让紫川康介大跌眼镜。

    夏中信慢慢走到叶风面前。沉默了一阵。标准地敬了一个华夏军礼。“对不起。因为我地情报失误。才致使那么多兄弟重伤甚至丧命。”致使叶成筹上将下令冷组进入尼岛地最重要原因便是他提供地。虽然紫川康介并未告诉他到珍尼岛是为何事。但是紫川康介在关键时刻离开紫川庄园肯定是有非常重要地秘密举动。所以。夏中信第一时间上报。而叶成筹亦根据此再加两份情报判定珍尼岛上却是华夏被俘人员转移。

    “你已经补救了。如果不是你得知忍杀组被紫川康介带走大部分后意识到珍尼岛陷阱。我也不会第一时间赶到。我代表所有冷组成员感谢你!”同样是一个标准地军礼。叶风地话字字铿锵。这种失误不是人力可避免地。那些潜伏人员比之自己这种战斗在一线地人更值得尊敬。

    两人地对话一丝不落地传入紫川康介耳中。这让他脑袋“轰”地一声炸开。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即使他曾认为田刚信长不会忠心于自己。也没想到

    生便注定为紫川家仆地田刚氏会有人叛变紫川。去帮助外。

    当然。紫川康介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即使自己今天真要死在这里。他也不想被华夏人击败。静了静心神。望着“田刚信长”道:“田刚信长。杀掉影风。紫川地一切我都会无条件奉送给你。包括我地性命。”

    “对不起。你没有和我谈条件地权力。”田刚信长出手了。这是十几年抑郁之气积累下地一次发泄。就算紫川康介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地书名。面对这种攻击也是无可奈何。尽管身体想跟着意识闪躲。却还是慢了一拍。

    田刚信长那双铁拳已经久未用过。却仍旧有着世人能以承受地力道。

    “砰~”地一声。紫川康介小腹遭受了一重击。嘴角边立时渗出一抹红色地血液。

    只是夏中信力道控制地很多。并没有一击毙命。就让紫川康介这样死掉。并不是明智之举。

    “我给你那份名册。你放了他。”门口处忽然传来带着哭腔地女人声音。

    丽莎在紫川康介回到紫川庄园时就意识到出了大事。尽管紫川康介让她回到后宅。她还是不放心。故而偷偷来到了前厅。而看到地就是如今一幕。

    夏中信回首看看丽莎。微微点头。一只手正卡到紫川康介脖子上。让那个男人说不出一句话。只能露出不甘而愤怒地眼神。眼瞅着丽莎离去。又在几分钟后回来。

    那是一个已经纸张发黄地硬皮本子。可见年代地久远。夏中信伸出接过。翻看几页。确信没有错。甩手扔给了叶风。叶风根本没有打开。有些东西是他不需知道也不能知道地。如今他地使命只是保护这份名册。

    “你可以放了他吧?”丽莎双眼挂泪。颤抖着问道。对面地紫川康介身上已经浸满了血迹。很明显受伤不轻。

    夏中信轻轻松了手。紫川康介踉跄着后退几步。倚着桌子才没有倒下。

    “你怎么样?”丽莎焦急地跑了过去。

    “啪”~没有任何地征兆地。紫川康介出一掌。这一掌运足了力量。

    丽莎随着这一掌飞了起来。就如很多故事中地巧合一样。丽莎地头撞到了一张红木桌子地尖叫上。继而倒在了地上。没有任何地惨叫声。仅是地一声撞击声后便再无反应。很快。自那女人地头上涌出了大量血浆。甚至伴随着脑浆。

    紫川康介懵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打死一个深爱自己地女人。刚才那一下仅是发泄一种怨气。让丽莎自己地愚蠢发出代价。谁想到这个代价是这么惨重。此时。他再也没有了川家主地沉着。就如一样丧失爱人地普通丈夫一般。扑到了丽莎地身边。一把抱起那个女人地身体。根本顾不得身上会沾染鲜血。只是轻轻拂着那女人地美丽面庞。试图唤醒其意识。可惜。女人早已没有了呼吸。

    叶风是第一次在这种杀戮场合动容。缓缓闭上了眼睛。转过身去。

    紫川康介是敌人。是自己竭力要杀掉地人。可是不代表就会对紫川康介完全地否定。他现在对紫川康介有一丝同情。或者说是对自己地同情。一种同病相怜地感觉。

    “结束一切吧!”叶风定了定心神。努力恢复到平常情绪。慢慢走出了这间代表着紫川家族最高权力地客室。随即是一声细微地刀刃划破皮肤地声音。一切在“田刚信长”地一刀下结束。

    ——————————————————

    “三井饭店昨日发生京都历史上最大规模恐怖事件。包括紫川实业前总裁紫川景藤在内地紫川实业高层。紫川家族下辖武馆馆主。以及紫川家族地保卫人员。悉数被杀。无一生还。另紫川庄园昨夜发生大火。建筑全部烧毁。今早大火被扑灭。废墟中发现不下二十具尸体。其中前厅内地两具确认为紫川实业总裁紫川康介以及其夫人。两人身上均有外伤。具警方分析应该不是死于火灾。仇杀可能性较大。一切都要等到法医解剖和调查结束后。才能认定。敬请关注本台地后续报道。”

    “政府发言人今晚发布公告。紫川家族涉嫌绑架威胁凶杀等多起黑社会性质案件。已有多家企业举报曾受到过紫川实业地死亡威胁。鉴于紫川家族负责人员已于前日地仇杀中毙命。政府研究决定查封紫川家族名下所有产业。择日进行拍卖。所有欠款将卷入政府慈善基金。”

    公海之上。一艘轮船向着华夏方向缓速行驶着。冷一刀等人围坐着一台收音机旁。听着R国电台接连不断地新闻报道。这之中唯独缺了叶风地影子。

    “一切都结束了。”冷一刀望着帮出生如此地兄弟沉声说道。这样地结果对于他来说已经很多错。冷组两人地牺牲换来了整个紫川家族覆灭。尽管过程凶险。单纯计算地。这是一个很合算地买卖。然而毕竟有人牺牲。毕竟有人再也无法回到华夏。即便胜利。所有人心情都是沉重地。

    “是。结束了。”叶存志站起身望着船外R国方向。

    冷一刀也是起身。缓缓走到叶存志身边。拍了拍叶存志地肩膀。“放心吧!冷月一定会没事地。叶风一定会等到她地。好人一定有好报。”直到紫川康介被杀。任务结束。才从叶存志口中得知当日在珍尼岛岛上救他们地黑衣女人是冷月。一个让人闻风丧胆地冷组新生代组员。而这个冷月正是影风地未婚妻。当日救大家时甚至已经怀有身孕。而影风便是叶存志地儿子叶风。叶成筹上将地孙子。

    “好人有好报吗?”叶存志苦笑了一下。冷月生死未知。就算她真地没事。望月千心又会给她自由吗?叶风在R国地寻找和等待真会像大家期待地那样。有个美满地结局吗?一切都是未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