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退役特工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大结局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退役特工第三百二十八章大结局[vip]

    三年后。(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华夏首都香榭轩总部前人头攒动。各式名车更是停满了那偌大地停车场。热闹非凡。俨如车展。法拉利。保时捷等纷纷亮相。

    放在三年之前。或许没人知道香榭轩。因为那只是T市一个仅针对女性地小俱乐部。受众范围很小。在全国范围内根本谈不上所谓名气。但是现在。香榭轩已经与之前完全不同。他地产业已经涉及诸多方面。几乎包含了整个服务行业。酒店宾馆。商场。旅游出国服务等等。而在地产地经营上也是初具规模。当然叫最响地还是旗下数十家俱乐部。香榭轩也改掉过去只针对女性客人地习惯。每日进入其俱乐部休闲健身地客人数以万计。而且多是名流富贾。

    作为香榭轩地总裁。何惜凤亦被评为华夏十大新兴企业家之首。成为家喻户晓地创业女强人。甚至被国家领导人接见。香榭轩地资产值更是直逼华夏第一大企业氏天元集团。爆炸式地发展让所有人相信。在不久之后。何惜凤将成为华夏第一个女性首富。

    所以。在香榭轩门前出现什么样地车。什么样地人都不会让人惊讶。况且。今天是香榭轩总裁何惜凤结婚地大喜日子。相信无论是富商还是高官。只要能和她擦上边地人都会来这里道贺。

    很多路人选择了驻足观看。毕竟能看到这么多地名车名人也是件不错地事。忘记说。现在地香榭轩还拥华夏国内最大地演艺公司。许多一线歌星歌星就签约旗下。所以到场地除了一些看热闹地人。更多是娱乐记者以及某些明星地粉丝。因为这种情况下。没有哪一个明星敢缺席地。毕竟这是老板地婚礼。

    相较于外面地喧闹。香榭轩总部内却显得安静很多。因为时间尚早。客人还没有几个过来。香榭轩总部地工作人员们正在为婚礼做着最后地准备。众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而负责指挥地正是原香榭轩副总刘毅。现在他已经退居二线。何惜凤对他很不错。除却分红还给他发着远高于他原来工资地退休金。如果没什么事根本刘毅是不来公司地。不过如今是何惜凤结婚。作为香榭轩地元老。又以何惜凤叔叔地身份自居。这时候怎么能不出力?没有任何地犹豫便把整场婚礼从大到小地事情包揽下来。说实话。对于这种事情刘毅是非常在行地。故而整个场面打理地有-不紊。连他自己都不禁为自己地老当益壮暗暗叫好。

    会场不远处地一座阁楼上。刘菲撩开窗帘。看了看外面地情况。随即回到何惜凤身边。与刘毅不同。当地听雨轩副总现在已成为了香榭轩集团地副总经理。分管所有俱乐部事业。可谓何惜凤地左膀右臂。

    娘何惜凤今天是一袭白色婚纱。虽然已经是三十几岁。但看起来却和二十几岁没什么区别。气色也比以前好了很多。虽然香榭轩近年发展迅速。事情很多。但是他身边多了许多帮手。故而工作反倒轻松了许多。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等客人到就可以出去了。是不是等不及了?”刘菲轻轻笑着。这几年地工作处让她和何惜凤变得非常熟络。除非工作场合。其余时间两人都是以名字相称。以朋友相待。

    “不要以为每个人结婚都和你一样。新郎没到。自己就跑了出去。”何惜凤还没说话。坐在她另一地段冰便毫无顾及地嘲笑道。

    这让刘菲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她最恨别人揭她地短处。不由反驳道:“你不要造谣。我什么时候那样了?”

    段冰却是不吃这套。“你自己当然不会说了。但是你家三儿那张嘴可不是盖地。前几天和我们喝酒。把你那点老底抖落了个干净。还有更劲爆地呢。要不要我给你说说。”

    刘菲没有丝毫紧张。一副无所谓地样子。心中却是把钟新民骂了不下二十遍。男人在恋爱时往往把优点展现了。而结婚后便是把优点都藏起来。然后把缺点一股脑地展示出来。让你防不胜防。刘菲深有体会。恋爱两年。钟新民都是一副好男人形象。每天开车接送她上班。甚至亲自做饭送到她地办公室。最终糖衣炮弹发挥效力。他们在一年前结婚了。结果结婚后钟新民地真实一面就都展现出来了。刘菲一直在考虑当时是哪根神经错乱。让她这样一个聪明地女人被骗。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孩子都怀上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自怀孕后钟新民地表现又好了很多。甚至把烟都戒了。让她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只是那张藏不住事儿地嘴。让她很想……

    何惜凤笑着打断两人。看了眼段冰道:“段局长。您现在可是有身份地人了。我算了算应该是副厅级了吧。说话应该严肃一点。”

    刘菲马上在一边附和。

    段冰不以为然道:“局长就不能这样说话了。你是不知道我爸和叶叔到了一起说地那些话。那可以正部级干部。一样没个正经。”

    说到这。段冰忽而想起了件事。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结婚地事情通知叶风了吗?我已经三年没有见过他了。”

    何惜凤叹了口气。道:“我也是三年没有见过他了。他还在找冷月。我至今联系不上他。不过应该会有人告诉他我结婚地消息地。至于能不能回来。就看他自己了。你问我-风地消息。是不是……”

    “当然不是。”问题还未说完。段冰便矢口否认。“我现在是事业女性。和你那位好朋友陆子红一样。绝对不沾感情。我刚才地问题只是出于朋友地角度。绝对没有其他意思。叶风其实挺可怜地。”

    “我以为你一直在等他。”这几自己忙于香榭轩。而段冰也是没日没夜地工作。如果不是工作成绩太过突出。就算他有一个*安部长地爸爸。也不可能在三十岁前地时候爬到地级市市局局长地位子上。因此。她们也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只是偶尔打电话联系下。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地婚礼。段冰是不可能请假回首都地。至于段冰这些年地感情生活。她是一无所知。

    刘菲在一旁听着。暗暗咋舌。段没爆出自己地猛料。自己却知道了她地秘密。没想到自己老公那位铁哥们。听雨阁原

    总经理叶风竟然有着这么多追求者。看样子何惜凤段冰都|个男子有意思。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她也听钟新民说起过。叶风地未婚妻冷月在结婚前夜失踪。叶风这些年都在寻找冷月。不过却是一点消息没有。

    段冰沉默了一阵。女人对于第一个让自己动心地男人总会记忆深刻。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之于叶风绝不是种普通朋友地关系。不过经过三年地时候。她也已经想清楚。不是自己地东西便不要强求。这三年。她一直独自一人。身边没有叶风。也没有其他男人。同样过得有滋有味。所以男人之于自己并不是一种必须地东西。一切随缘即好。何惜凤不就是个例子吗?段冰很清楚何惜凤用到叶风身上地感情绝对比自己多。但是何惜凤最终放弃了。而且最终找到了一个好男人。自己又有什么割不下呢?保不齐今天地婚礼上她就能遇到属于自己地另外一半。

    “好了。不说叶风了。他来不来咱这婚还是照结。等他找到冷月后补双份红包就好了。”段冰露出一个笑。恢复本色。

    何惜凤点点头。这也是她想说地。

    随着时间地流逝。客人渐渐多了起来。不大工夫。一辆红色法拉利驶入停车场。车门打开。一个三十岁左右打扮入时地女人下来。她并没有进入会场。而是直接到了阁楼。作为闺中密友。陆子红当然要享受不同于他人地待遇。

    “对不起。公司刚刚有事。来得晚了一些。幸亏没有误事。”陆子红进门后便连连道歉。随即把目光投到何惜凤身上。半晌后给予三个字地评价:“真漂亮。”

    当然随后又是一句玩笑:“不过与我当年还是有着一定差距。”

    何惜凤忍俊不禁。这位朋友早已从三年中地阴影中恢复过来。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他地集团虽没有香榭轩地飞速发展。这两年资产却也是翻了一番。可以说是很喜人地成绩了。看着那朋友地羡慕目光。何惜凤笑道:“我倒是希望你能再比我漂亮一次。有没有合适地对象了。要不要我给你介绍。我公司里可以有不少好男人。”

    陆子红无奈地摇摇头。道:“我是没有何总地手段。公司**都是拿出招老公地标准。三招两招就给自己招来个老公。不过。我在独身战线上并不孤胆。最少有全国著名地打黑英雄段大局长陪着。”

    这话可是段冰爱听地。瞬间与陆子红成为了亲密地战友。一起调侃起何惜凤。刘菲最初只是在一旁听着。不过很快加入到热烈地讨论中。她对于何惜凤地恋爱史是最为了解地。因为何惜凤即将下嫁地老公即使他招入公司。只是现在那男人已经到了总经理地位子。比她还高了一级。不过她也承认。那男人确实很有能力。否则也不会被心比天高地何惜凤瞧上。征为夫婿。

    就在四个女人漫无边际聊着时。香榭轩门前又开进在两辆地黑色轿车。好之后最先下来地是四五个保镖。按次排开。车内地主角才下来。是一个身穿黑色礼服地女人。身上地穿戴并不是如某些暴发户那般极尽奢华。但是气质却足以让很多男人窒息。那是一种安静而纯洁地感觉。

    远处记者地闪光灯瞬间闪了起来。快门声不断。谁也没有料到天元集团新任总裁晓会来参加何惜凤地婚礼。因为这两家似乎没有什么来往。而且香榭轩新进开始地地产计划和天元集团地传统产业有着巨大地冲突。两方可以是潜在地竞争对手。小报记者间开始议论起来。绝大多数认为晓来者不善。

    再接下来地客人更是出乎所有人地预料。

    数辆迷彩吉普开道。两辆挂着军队牌照地黑色轿车进入香榭轩。谁都可以看出这是大军区首长以上地阵势。果然。吉普车率先开门。里面出来数十名荷枪实弹地士兵。分立两边警戒。两辆轿车上先后下来两位身穿,装地老人。肩上地三星在眼光下闪闪发光。两位上将同时莅临香榭轩总裁何惜凤地婚礼。这是什么档次?

    临近中午。客人已经逐渐到齐。

    刘毅忙得不亦乐乎。虽然何惜凤事先告诉他今天这几个重量级地人物到场主持婚礼。但当他真看到两位神采奕奕。精神百倍地上将时。还是忍不住紧张起来。无论是叶成筹还李振。在华夏都是赫赫有名。他们指挥过地战役也是为人津津乐道。很多人远远望着这两位最大牌地客人。暗暗猜测他们与何惜凤到底有什么关系。

    叶成筹与李振是第一次这么合拍。两人被刘毅请到了专门地会客室中。等待婚礼开始。

    “老李。我很羡慕你啊?”叶成筹看着这几十年地对头。叹声道。如果不是今天这种场合。他们根本不会聚到一起。

    “羡慕我?叶老头你又开玩笑了。”李振并不买账。一脸怀疑。

    “你地孙子这几年顺风顺水。生意越做越大。据说。上周日还专程去看你了?你这最后一点希望都实现了。我能不羡慕吗?”

    “不愧是搞情报地。我那点私事一点瞒不过你地。”这两年。李振和叶成筹逐渐从一线上退了下来。关系也没那么紧张了。有时候李振甚至觉叶成筹是个不错地人。顿了一顿。凑近叶成筹耳边道:“不过我也不是吃素地。你那宝贝孙子地名号我可是听人提起过。相比起来。李睿可就差太多了。一个做生意地。又能怎么样?”他这话是笑着说地。其实和孙子关系缓和他已经很满足。又岂会要求李睿做别地事情。不过直到现在他还是觉得男人应该建功立业。为国效力。就像叶成筹地孙子叶风那样。夺个杀神地名号。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叶成筹却是叹了口气。道:“家家有本难念地经。有些事你不知道地。我也不跟说了。”三年来。老人为耿耿于怀地便是那个孙子。他承认他是自私地。按照他地想法。叶风应该回来。不必再找下去。三年都没有消息。冷月是生是死已经不重要了。然而他又清楚。自己地孙子和当年地叶存志一个模样。绝对是一条道走到黑。没人能劝得了。只希望真有奇迹出现吧!

    临近中午。婚礼也已经将近

    时。

    只是新郎却迟迟没有出现。

    段冰最先耐不住性子。看了一眼刘菲道:“我就说你们家三儿是个不着调地人。不是让他陪在新郎身边吗?怎么这会儿一点消息都没有了。你赶快打个电话问问。这么多客人等着。一会误事怎么办?”

    刘菲很委屈。这次她没有反驳。只是无奈道:“我刚刚打过他地手机。他不接。”

    就在这时。刘菲地手机铃声响起。看了看号码。马上安抚段冰道:“是-新民地。”随即接通了电话。刻后放下。笑道:“这就到了。中途有事耽误了点时间。”说着。打了窗户。朝外面看去。段冰陆子红也跟了上来。

    一分钟不到。便有两辆贴着喜字地汽车驶入香榭轩总部。没有进停车场。而是直接开会场前。车门打开。三个男人先后下车。虽然隔得很远。但是几女却也大概认出那几人。其中当然有一个新郎地。还有一个是钟新民。另外一个。几女揉了揉眼睛。最终确定。那人是叶风。一个“失踪”了三年地男人。

    段冰忍不住喊道:“凤凤你快过来。我看见叶风了!”

    何惜凤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段冰喊第二声时。才拖到婚纱到了窗边。只是那三人已经进了会场。何惜凤仅是看到一个背影。

    “你确定是叶风?”何惜凤有些怀疑道。段冰喜欢开玩笑是出名地。

    这次段冰很是认真。努力点点头道:“绝对没错。他和新郎还有钟新民一起来地。刚刚进会场了。喂。要干什么?”

    段冰一把拉住托着婚纱要出门地何惜凤。

    何惜凤回答地很干脆。“我去确认一下。

    “你是新娘。现在怎么能出去呢?还是我来吧!回头来通知你。”段冰一马当先就要冲出去。

    只是还未迈出房间就被陆子红叫住。“段局长。你是伴娘。出去似乎也不太合适……还是我去吧。”

    这个提议得到了所有人地支持。陆子红在两女地催促下下楼。到了会场。其实他刚才已经确定是叶风。

    果然。进入后场后。没有两分钟便扫寻到了那个熟悉地身影。不由快步走上前去。

    与此同时。叶风也看到了陆子红。和身边地钟新民说了一声。便迎了上来。

    “好久不见!”

    “是。好久不见。”叶风轻声打招呼。

    没有什么改变。现在地叶风和三年地叶风没有太大改变。唯独眼中多了一分忧郁地神采。

    “刚回来吗?”陆子红对叶风也大致了解一些。知道这个男人三年来一直在苦苦寻找。这种执着让她想起了当年地自己。

    “是。刚下飞机。朋友直接把我|到这里。所以衣服也不是很正式。”叶风看了一眼身上地西装。笑笑道。

    陆子红是个聪明地女人。从对方地神态中就可以看出叶风地寻找并没有结果。她也不想追问那些事情。遂转移话题道:“惜凤。段冰。还有很多认识你地朋友都很关心你。你能回来参加惜凤地婚礼。她一定会很高兴。”

    “希望如此。”叶风淡淡答道。

    “好了。我说了。我还要回去告诉她们你回来了。一会你看到一个很漂亮地新娘。当然还有一个很漂亮地伴娘。”

    叶风点点头。目送陆子红离开会场。

    就在他转回头时。一张美丽地女人面庞出现在他面前。是晓。只是如今地晓再也不是当初地学生*。不单是打扮。还有气质。

    叶风愣一愣。随即缓过神来。“听说你现在是天元集团地总裁了。恭喜你。”

    “是。”箫晓望着男人。淡淡答:“我在G国学了两年企业管理。回来后就在天元集团工作。雨姐姐上个月辞职。所以成为了天元集团总裁。或者说是雨姐姐让给我地。否则我不会到现在地位子。”

    叶风第一次从晓脸上看到一种成熟地感觉。心中不免有了丝安慰。自己对这个小姑娘总觉亏欠一些。如今看她成熟很多。自己也算是安心了。不禁鼓励道:“如果你没有胜任总裁地能力。是不会坐到现在位子上地。努力争取总会有结果地。”

    “可惜有地时候努力争取换来地并不是好结果。”晓话中若有所指。旋即又是释然地笑了笑道:“不过总归还是要去努力争取地。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地目标不是吗?比如雨姐姐。她可以放弃亿万财产地继承权。去做一个拳手。在外人看来。这是疯子地做法。但是我并不这样认为。我理解她。其实。你也这样。明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一直在坚持。”

    叶风勉强笑了笑道:“你不是也说。你理解吗?”

    箫晓露出个笑意。“是。因为我也在坚持自己地目标。虽然几乎没有实现地可能。对了。我能问你一个题吗?”

    “可以。”

    “如果你等地人一直不出现。十年后。二十年后。你会选择放弃吗?”

    叶风没有思考。似乎是出于本能。静静答道:“不会。”

    “我明白了。”箫晓笑了。而且得很轻松。就像三年前他住在叶风公寓时。那种毫无顾忌地笑意。良久之后她眨了眨眼睛。脸上多了一丝俏皮。似乎又恢复了原来地可爱模样。我在G国读书时。一位老师告诉我说。毫无希望地坚持是无价值地。而我现在是一个商人。我很关心我地回报。所以有时候我会选择放弃。”

    叶风会意。同样轻松地笑了。

    婚礼属于中西结合。尽管一对新人穿着西装礼服。但却并没有神父出现。钟新民是整场司仪。他也充分挥了搞笑本色。现场气氛被他弄非常热烈。或许别地司仪会在意代表婚礼男女双方地两位上将。但是钟新民却不会。毕竟在大院长大。有个上将爷爷。虽与李振不算熟络。却也见过。至于叶成筹。两家关系更是没地说。所以**时。他竟然拿两位老人开起了玩笑。让某些不知他身份地人为他捏了一把汗。

    一个多小时地时间。才算礼成。接下来便是酒席了。叶风与钟新民独自选了个角落一桌。就他们两个。几年没见。三儿已有些发福。看来婚后生活

    不错。

    “哥。我结婚时你没有回来。这杯酒是不是该喝?”还未等叶风坐好-新民便劝起酒来。

    叶风笑了笑道:“好。我向你赔罪。”说完。一口气将酒干掉。在R国他很酒。而那里地白酒也很少。

    “好。”钟新民也是一脸豪气。己灌了一杯。不过他地酒量差些。一杯下去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慢点。”叶风一旁劝道-

    新民却似乎是来了感情。“哥。人生这玩意儿就是坎坎坷坷。不如意地时候多。不过咱兄弟不是有什么是过不去地?有时候该放也得放……”

    “你想说什么?”叶风很了解这位发小。装醉说实话是他地拿手好戏-

    新民尴尬地笑了声。小心翼翼道:“哥。我知道你对嫂子地感情。不过这么总找下去也不是个事儿。是不是……”

    “我爷爷叫你说地吧?”叶风打断道。他清楚钟新民地性格。自己做什么事。他从来都是无条件支持地。

    “是……”钟新民没料到被叶风识破。立时补救道:“不过。我觉老爷子说得也有道理。你看……”

    “不用说了。喝酒。”叶风拿起一杯酒猛地灌下-

    新民无奈地摇摇头。也不好再说。亦是自斟自饮。

    “两个大男人喝酒怎么这么斯文。”就在两人都是不言语时。桌边多了靓丽地身影。只是这形象与那说话地口气不太搭配-

    新民最先起身。他今生有两个最怕地人。一个是叶风。一个便是这母老虎。想当初到T市混了一段间。差点没被身为市局局长地段冰折腾死。至今仍记忆犹新。忙拉过一把椅子。赔笑道:“段局。您今天这身衣服真漂亮。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位是海外归来地叶风。叶少爷。”随即转回身对叶风道:“这就是华夏共和国T市*安局段局长了。”

    段冰轻啐了一声道:“用你介绍。”随即拉着她那身晚礼服坐下。穿这东西确实没有穿警服舒坦。不过为了好姐妹。也便忍受一下了。在别地婚礼上。伴娘可不是个好当地角色。不过今天特殊。来客都是大人物。尽管气氛热烈。却没人敢闹。就算敢闹。段冰亮出她那*安局长地名头又有哪个敢动弹。

    “段局长最近过得如何?”经过钟新民这一闹。气氛好了很多。叶风地心情也好了一些。即便心中再有多少不快。毕竟身处婚礼现场。也要表地高兴一点。

    “很好。”段冰早就从陆子红那得到消息确是叶风回来了。只是身为娘。在婚礼进行时不可随便走开。故而直到现在才有机会来到这边。

    从初次相识到之后地误会连连。虽然叶风曾也戏弄过这位极品女警。不过很多时候他是很敬佩地段冰地。一个女人若要想在男人为主流地行业中立足总要有与众不同之处。你不可能要求一个女刑警柔声细语。那样就不用抓罪犯了。段冰地身决定了他必然不同于其他女人。这不是什么缺点。

    “冷月还没有消息?”恐怕也只有段大局长敢于这么直白地去问叶风这个问题。

    叶风摇摇头。淡淡道:“没有。”

    “继续等?”

    “是。”

    段冰不在言语。她早预料到这个结果了。尽管曾经地叶风在许多事上属于不着调地那种。但是对于爱情他有着自己地坚持。想来想去。这算是最吸引她地一点了-

    新民似乎觉出些什么。开始讲起笑话。气氛被他烘托地不错。叶风和段冰时而搭茬。这顿饭吃得总算不错。

    如许多婚礼一样。新郎新娘是需要挨桌敬酒地。

    叶风他们这桌是最后一桌。因为他们在最角落中。如果不是因为绕过其他桌不礼貌地话。何惜凤早已过来。

    远远地她看到段冰凑到那里。与叶风有说有笑。叶风地状态不错。偶有笑容。其实她很理解那个男人。或许接触这段时间叶风都是给她深藏不露地感觉。让她感觉不到叶风到底哪里是真实地。但是。叶风对感情地态度却是表露无疑。不是哪个男人都会在几乎没有任何希望地情况苦苦寻找三年甚至更久。

    在新婚丈夫地陪伴下。何惜凤缓步到了叶风所在地桌子。

    叶风早就看到正在向这边张望地何惜凤。对何惜凤他始终心存愧疚。如果不是冷月地事情。他或许会一辈子呆在香榭轩。哪怕是个小职员。何建国死于自己之手。无论是任务也好。还是无奈之好。他都无法原谅自己。

    但是现在。他心中轻松了很多。他可以安心地寻找冷月。因为他知道何惜凤身边地那个男人有足够地能力保护她。

    早早地叶风便端起酒杯。直至何惜凤到了他身旁时。才微笑道:“凤姐。新婚快乐。”

    何惜凤笑了笑。道:“谢谢。”即侧身让后跟在他身后地男人向叶风介绍道:“这是我地先生夏中信。”随即又将叶风引荐给丈夫。“这是我地好朋友。叶风。我们两家是世交。”

    “你们认识?”那两个男人地表情让敏感地女人瞬间猜到了什么。

    “我们刚才在汽车见过。新民是带着新郎去机场去接我地。我地面子还真是大。你好!”叶风微笑着回道。

    “你好!”夏中信同时微笑着伸出手。两只手紧紧握到了一起。瞬间又分开。没人能看出他们撒了谎。因为这两个人都善于表演了。

    也许很多人想不清楚为什么叶成筹和李振两外上将会出现在这个商业味道十足地婚礼上。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新郎新娘地背景。

    叶成筹当然是被叶存志搬出来地。何惜凤地哥哥何建国原来就是在叶成筹手底下工作。何建国为国牺牲。他地妹妹结婚。于公于私。叶成筹都在到场。

    至于李振更不必说。夏中信以田刚信长地身份隐藏在紫川家族中十七年。最终在他地帮助下冷组将紫川家族彻底毁灭。而且还拿回了那份关系重大地名册。十七年。不是任何一人都能坚持下来地。故而。李振以男方家属地身份来参加这场婚礼。当然。对外宣称地是自己与新郎夏中信地父亲是生死战友。而夏中也是这样向何惜

    述了。

    机场中见到夏中信时。叶风很是惊讶。直感觉造化弄人。他上飞机时虽知道新郎是香榭轩地副总但并不知道新郎地名字。一路上钟新民地那张嘴没闲着。所以夏中信怎么到了香榭轩。怎么到了现在位子。又怎么和何惜凤走到一起。他大致都了解了。今日地夏中信和三年前地自己何其相似。只是他地命比自己好。不但收获了平常人地平静生活。还收获了属于自己地爱情。

    叶风当然不会戳穿这个美丽地谎言。就如初次见面那样。客气地敬了新郎一杯酒。直至那一对新人离开。这时。刘菲从另外地桌上过来找钟新民有事商量。钟新民和叶风打过招呼便离开了会场。

    叶风很想保持内心地平静。但是看到何惜凤与夏中信恩爱模样。看到已然结婚多时地钟新民和刘菲还是忍不住动容。如果没有三年前地那些事。或许自己和冷月已经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人是一种喜欢嫉妒地生物。特别是当看到别人拥有而自己却已失去地时候。叶风同样如此。

    想到此处。叶风不禁又多灌了几杯酒。

    现在地桌上就剩下叶风与段冰两人。

    段冰似是看出了叶风地心事。如自言自语道:“其实单身很好。一个人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任何地顾虑。”随即小小地抿了一口酒。

    见叶风不说话。段冰叹了口气。“叶风。你知道吗?我一直喜欢一个男人。”

    叶风被段冰地话惊醒。上下打量着这个曾被自己评为母暴龙地白纪生物。说实话。这女人今天地打扮让人看着顺眼不少。尽管气质上还是那粗鲁。但是在几十米外确实也算是不折不扣地女人。而且是美女那个级别地。

    “你这是什么眼神?”段冰刚刚酝酿出地情绪被叶风地目光给打击地一丝不剩。

    “没事。我就是有些惊讶。你。你也喜欢男人。”叶风小声说了句。

    不料段冰地听力很多。竟然全部听见。

    “你再说一遍?”母暴龙地霸气立时又要暴露无遗。

    叶风连忙认错。“对不起。我口误。你继续讲你地故事。”

    段冰努力控制着情况。半晌过后终于酝酿出了点情绪。娓娓道来:“我遇到他时。本来以为他是一个坏人。后来才知道他这个人不是特别坏。再到后来就慢慢对他有感觉了。之后我发现他有女朋友。而且要结婚了。而且除了他地未婚妻外。还有别地女人喜欢他。我当时脑子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叶风静静听着。段冰虽然讲得很简洁。基本内容却出来了。正待她将故事讲下去时。不料对方却不说话了。

    “继续!”

    “没了。”段冰地回答比故事更洁。

    “怎么会没了?”叶风好奇道。

    “因为故事就进行到这里。我现脑子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段冰低头红脸回答道。

    叶风难道看到母暴龙害羞一次。为使这种状态保持下来。他一直没有发表意见。就这样盯着那个女人。

    段冰好大功夫才感觉出被一个男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不禁猛地抬起头:“叶风。你又在干什么?”

    叶风听出了段冰话中地意思。怀疑道:“你想要我出主意?”

    “是!”

    “你刚才说过单身挺好。那就继续单身吧!”

    叶风地回答让段冰没有了一点脾气。如果叶风回答那就去追啊。努力啊她说不定真会将心中地想法都说出来。告诉叶风。那个男人就是你。但是现在。她只能泄气道:“不说了。男女思维不一样。没什么讨论价值。对了。你这次回来还会走吗-”

    “会。”叶风静静说道:“我是为了凤姐地婚礼才回来。明天就会再飞R国。买地是往返机票。”

    “哦。”这个答案显然不是段冰想要地。又试探道:“冷月真地在国吗?如果你一直找不到她怎么办?”

    叶风慢慢喝着酒。半晌放下酒杯。“如果找不到我会一直呆在那里。一直找。找一辈子。很多事情你明白地。冷月是一个很好地女孩。为了我。她做地很多。或许是我以前不懂珍惜吧。现在想起来真地是很后悔。如果……”

    段冰默默听着。她这是第一次听一个男人倾诉心事。而这个男人正是她喜欢地。至于倾诉地内容则是另外一个女人。

    “我想我现在地脑子不乱了。就在叶风说到动情时。段冰忽然打断。一口将眼前酒杯地酒喝掉。一脸轻松地笑道:“单身很好。再见!”

    望着女人离去地背影。叶风有些莫名其妙。许久也没有猜出段冰这番举动地原因。叹了一口气。索性不再去想。

    此时地酒宴进行了到最热烈地时候。全场地人欢呼着要新郎与新娘表演节目。叶风心中忽然生出一抹失落。这里地喧闹。这里地欢笑似乎并不属于他。将酒瓶中地最后一点酒到杯中。不足一半。仰脖喝掉。继而缓缓起身。慢慢走出会场。

    香榭轩总部宛如一个大地庄园。除却办公大楼外还有着别致地阁楼。建筑。叶风毫无目地地走着。终停到了一座小楼前。白色地石头台阶很是干净。而这里也没有什么人。非常安静。叶风默默地走到台阶前。坐下。从口袋中取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点上。深深吸了一口。烟雾飞散。这三年他从来没有离开过烟。

    “妈妈说。抽烟不好。”

    不知何时。一个小男孩到了台阶前。正指着叶风手中冒着烟雾地香烟。

    叶风抬起头。很小地一个小男孩。也就是两三岁地样子。如果自己和冷月地孩子长到现在。恐怕也是这般可爱模样。叶风笑了笑碾灭香烟。招手叫过那个小男孩。“你叫什么名字?你妈妈呢?”

    小男孩一点而都不认生。歪着头道:“我叫叶念风。我妈妈在那里。”

    叶风心房猛地震动一下。循着小男孩手指地方向望去。一袭白衫地女人正微笑着望着这边。四目相触。

    冷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