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者为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八十六章 竹刀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在近身搏斗中,最忌讳的就是用躲闪来回避攻击,所谓不招不架就是一下,招招架架又是十下,就是这个道理。(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www.k6uk.com)除非双方之间的差距巨大,才会出现意外的情况。

    那人躲闪的速度再快,也不及林源如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

    终于,林源当胸一掌,那人躲闪不及,躲过了要害,却是在肩膀上挨了一下。那人叫了一声,飞出几米远,栽倒在地。

    这是林源第一次真正发力打到那人的身体,他感觉一章就像是打在了败革上面一样,丝毫不像是人类身体那种有弹性的感觉。这人的内家功夫确实了得,林源一掌竟然被他卸去一部分力道。

    一招得手,林源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身体如旋风一般到了那人近前,又一掌向那人拍了过去。

    眼看着林源一掌就要到了那人的身上,忽然,那人一翻身,变成了正面朝上,从腰间抽出了什么,对着林源的手掌刺了过来。

    咻——刺耳的破空声响起,一道黄绿色的光影,直奔林源的面门袭来。

    这道光影,林源是有印象的,刚才那个二金刚就是死在这样的光影之下。

    林源仓促之间一侧身,堪堪躲过这道光影,同时一脚踢出,那人被踢出好几米远,林源感觉自己的肩膀火辣辣的疼。

    那人借着林源踢的力量,虽然吐口血,但滚了几滚,终于摆脱掉林源,顺着身边的转弯溜走了。

    林源伸手一摸伤处,一件硬物穴在肩膀上。他轻轻摇晃一下,确定没有倒钩,轻轻往外一拔。

    映入眼帘的东西,让林源一怔。

    这是一把做工算不上精致的竹刀,看上去,好像是用南湖这边非常普遍的毛竹加工而成。但细一看,这毛竹的质地又跟普通的毛竹不一样。

    普通的毛竹,脱水后会颜色发黄,而竹刀所用的毛竹,黄色中夹杂着碧莹莹的色彩,就好像是翠玉一般。

    这东西在小孩子的手里,或许就是玩具,但在那个人的手里,就是杀人的利器。

    林源这才想起来,柳金林那帮人还跟多人纠缠,便赶紧赶了回去。

    柳金林那边的情况跟林源预想的差不多,那些混混打普通人还行,对付许关白这些兵王级别的特工,差的实在太远了。

    这帮家伙被放躺了四五个,就一窝蜂逃走了。

    许关白这几个出手很重,被放躺下那几个人,都抱着伤处嗷嗷直叫。实际上,这帮人应该感谢许关白几个手下留情,如果真的是在战场环境,许关白几个绝对是有一击毙命的能力的。

    柳金林正在检查胸口中刀的那一个,林源见状,上前让柳金林让开,在这方面,林源是专家,柳金林赶紧让开。

    “没用了,一刀刺中心脏,这家伙瞬间毙命,行凶的那个人,是绝对的高手。刚才追击的时候,我也挨了那个家伙一下。”

    林源试试那人手腕和脖颈,马上说出了自己的判断。顺手,他把从肩膀上ba出来的竹刀递给了柳金林。

    “啊?你也受伤了?从竹刀上看,你的伤口应该不浅,怎么没见你流多少血?我还以为你身上的血是沾的别人的呢。”

    “呵呵,你忘了?我能够用针灸止血,要不然,我敢贸然拔刀ba出来?”

    “也是,上回老吴……”说到这里,柳金林一下子闭上了嘴。吴金宇最后被林源止血并用了断生死,才会最后说了一些遗言,这段记忆,是大家心中永远的痛。

    “对了,我追击的那个人说,死的这个就是司马林手下的二金刚。我估计那个人把二金刚杀了,是有目的的。这里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警方来了,该怎么办?”

    柳金林说道:“不碍事,我已经通知了当地的安全部门,一会儿,他们就会赶来,有他们出面,当地警方是不能拿我们怎么样的。”

    话音刚落,门外的警笛声乱响,也不知道有多少警车赶到了这里。

    不过,柳金林他们的等来的不是警察,而是当地的安全部门的人。

    在当地安全部门的同事带领下,林源一行六人,被带到了阳安国安局。

    当地同事想给林源处理一下伤口,却被林源拒绝了。

    “我的伤不碍事,我自己已经处理好了。我想问一下,你们知道不知道这东西?”说着,林源把竹刀递给了当地一个同事。

    接待林源一行人的是阳安安全部门的信息科黄伟,他接过来竹刀一看,不由得一皱眉头。

    “这个东西,我不太熟悉,在我们经手的案例中,从来没碰到过。但制作的材料,我却是认得的,这是我们当地特有的毛竹碧玉竹。别的毛竹脱水后会变成黄色,而碧玉竹则是会保持碧玉般的色彩。这种毛竹,只有在阳安西南洪家寨一带有。”

    “洪家寨?”林源闻言若有所思,想了一下说道:“黄同志,我想麻烦咱们阳安安全部门的同志,帮我们派些人手,盯住当地的一些大的中成药商铺,主要的就是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人购买龙血竭。”

    “龙血竭?这种药物算不上十分稀缺,估计不但是中成药店会有出售,一些普通的药店,有中医科的,就会有出售啊。阳安这么大,要是全部监控,我们的人手根本就不够。”

    “黄同志,你误会了。拿竹刀伤我的人,被我的暗劲伤了,如果他不经过我的救治,就必须要大剂量的使用龙血竭来缓解身体的疼痛,一般他会采购寻常人十倍以上的量,这个量是非常大的,一般的小药店,是不会储备这么多的龙血竭的。”

    听到林源竟然能够使用暗劲,别说是黄伟了,就是许关白这几个兵王出身的人,都是敬佩不已。

    “行,既然是这样,那就好办了。阳安比较大的中药店,也就六家吧,我马上安排人手布控。”

    黄伟去安排布控,林源则是和柳金林商量案情。

    因为有安全部门的介入,所以当地警方对这件案件十分重视,对所有的涉事人员,全部录了口供。

    当地警方了解到,那两个给许关白送酒的美女,实际上是受人指使的。二金刚告诉这两美女,他想敲诈林源几个人,就到演出了一出故意制造打了酒杯的事情,二金刚带人出来敲诈。

    至于二金刚被人所杀,当时的情况太乱,谁也没有看清是谁动手杀的。

    线索到了这地方,就断了。安全部门想让警方把当时的监控视频拿来,却被告知,监控正好坏了,不能提供当时还原现场情况的画面。

    更巧的是,还珠听雨所有的监控全都坏了,林源去追赶的那个杀害二金刚的凶手整个过程,依然没有留下视频资料。

    柳金林听完这些情况冷笑道:“越是巧合,就越是有猫腻。我想,这应该是精心预谋的事情。”

    林源点头道:“肯定是的,我甚至怀疑,这应该是有人刻意策划的。我们到了阳安,就被盯上了,到了还珠听雨,就有人想要下套试探我们。”

    “这个人会是司马林么?”柳金林问道。

    “就算不是司马林,也是跟他关系非常密切的。咱们不妨这样想,司马林在安邑吃亏了,咱们当时是跟白贵文在一起找他的茬的。但这件事情经不起推敲,因为司马林在安邑是很有势力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得到那么好的地段做批发。”

    “林会长,你的意思是,司马林在安邑,就盯上咱们了?”

    “老柳,要是换做是你,这么一帮来历不明,而且关系铁硬的人针对你,你会怎么想?没有对方厉害,咽下一口起也就算了。但这些人反而来到他的老窝了,你说他会怎么想?”

    “不错,换做是我,我肯定也会紧张的。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二金刚的死,或许就是司马林刻意制造出来的,为的就是嫁祸给我们。只不过,他没想到我们会轻易摆脱警方的侦查。”

    “司马林做事非常谨慎,看来他一切都算计好了,即便是陷害我们不成功,他也把全部的线索都掐断了。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派来的那个杀手,被我的暗劲所伤,必须要购得大量的龙血竭才能够缓解症状,这是他怎么也掐不断的线索。”

    柳金林听了,笑道:“林会长,司马林可是有名的气功大师啊,他难道不能给杀手治疗好么?”

    “气功治病一说,我不敢说没有,但是从我爷爷,还有华夏最权威的中医那里,可从来没听说有这样的手段。其实咱们也不必纠结,相信布控的同志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

    布控在药店的同志,也没让林源等候太久,很快就有消息传回,在阳安六处大的中成药店,都有人大量采买了龙血竭,几乎是把所有的库存全部买走了。

    前方询问,要不要抓人。

    林源一听,知道这是有人故布疑阵,派出来这么多人采购龙血竭,肯定是想混淆视听。可以肯定的是,真正需要龙血竭的人,就混杂在这些人当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