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者为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八十九章 膏药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听了雷嫂的话,三儿一下子就瘫了,洪恩赶紧抱住,发现三儿的身体就像是没长骨头一样软。(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看啦又看♀小说)

    “三儿,到了这一步,谁也没办法,小林准备抢救了,你快说行不行啊。”洪恩几乎把瘫软的三儿给摇晃散了。

    “保,保大人吧。”三儿说完了,整个人一下子虚脱过去。洪恩赶紧把三儿搀扶着送到了旁边的凳子上,给他捶胸砸背。

    林源现在面对的病人,极为棘手,听雷嫂刚才说这产妇才七个月的身孕,就说明是早产,而且还是大出血,胎儿已经不幸死了,林源无论先动哪一样,其他的复杂因素掺杂在一起,都会让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产妇随时失去生命。

    先止血!林源稳定了一下心神,把产妇身边的被褥全部清开,在产妇产门周围行针,把大出血的症状抑制住了。

    下一步,就是把产妇腹中胎死的婴儿取出来。产妇已经无力帮助生产,现在,就只能依靠林源自己了。

    引产可是非常考验林源的,在医院,还有辅助钳子可以使用,在这里,林源就只能用手。

    可是,正常人手上的细菌是不计其数的,不消毒,会引起产妇的感染,一样会要了产妇的命。

    “有烧酒没有?快拿来?”

    雷嫂赶紧询问了三儿,找到烧酒,递到了林源的手里。

    林源一闻,感觉酒精度还可以,便用烧酒把双手消毒。

    会阴,三阴交,林源用银针不断刺激这两个穴位。产妇虽然没有意识了,但在银针的刺激下,腹部有节律收动,把死婴挤了出来。

    然而,产妇经过这么一折腾,出血的症状又出现了。林源顾不上自己引产的疲劳,又赶紧给产妇止血。

    血是止住了,但产妇的心跳骤然停止。这是胎儿被引产后产妇出现的身体极为强烈的反应,因为血供应不足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林源此时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他前面所做的工作,是非常消耗精气神的,一向以稳而著称的手,现在都有些颤抖了。

    可林源此时一点也不能停歇,产妇的心脏骤停,只要十几秒钟,就可能会生死两隔。

    林源抽出两枚银针,在自己的曲池神门穴上拈入,手臂停止了抖动,现在,他需要施展断生死的针法,才能让产妇心脏重新跳动起来。

    金针被捋直,林源小心在产妇的心脏部位慢慢扎下,他浑身的汗水如泉涌一般渗出。雷嫂在一旁,都能够看到林源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雷嫂拿条毛巾,想要给林源擦拭一下,却被林源阻止了。

    现在,林源需要绝对的安静!

    现场鸦雀无声,林源的金针*入产妇的肌体,让人感觉都能够听到入肉的声音。

    嗬嗬……产妇发出了一连串的声音,脸色忽然变得红润起来,林源一针断生死,让产妇从死亡边缘回到了现实当中。

    林源拼尽了最后的力气,把一根根针退了出来。就听见噗通一声,林源跌倒在地。

    “大兄弟,你这是咋的了?”雷嫂想要搀扶林源。

    “别管我,快,别让产妇着凉,也别让她伤口接触别的东西。她必须要接触的东西,一定要拿开水烫,给产妇准备小米红糖粥。”

    林源一连串说出了注意事项,说完后,他感觉没什么要嘱咐的了,身体一软,竟然躺在了污秽的地面上。

    “洪恩兄弟,快进来,林会长倒地上了。”雷嫂急得大叫。

    洪恩过来帮扶林源,雷嫂在那边照顾产妇,一时间,所有人乱作一团。

    洪家寨里的人,听到消息都过来帮忙,听说林源把产妇抢救过来,在帮助三儿一家之余,也把林源七手八脚弄到了洪雷家。

    洪雷外出赶回来,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听雷嫂和洪恩介绍,对林源简直像恩人一样恭敬。

    林源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耗神过度,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洪雷把洪家寨有辈分的人都叫来,摆上了一桌酒席,虽然不是很丰盛,但也代表了洪家寨的心意。

    酒席宴上,林源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有腿脚不利索的毛病。

    在众人眼前,林源不方便说,等酒席散了,单独和洪雷洪恩在一起,就没有忌讳了。

    “洪寨主,恕我直言,你和雷嫂都是习武之人,但我发现你和雷嫂都有些腿脚不便,能说说原因么?”

    洪雷叹息道:“咳,大概是上了年纪的原因吧。我和你嫂子,退回几年,那身体是没的说,几百斤的东西,一抬胳膊就能够扔背上。就在两年前吧,忽然感觉双腿发酸,练武也好,干活也好,就是使不上力。”

    “哦?您是说突然之间就这样么?”

    “是啊,非常突然。是我老婆子先这样的,当时我还嘲笑她,没过上一个月,我也成这样了。”

    “那你们没有看过医生么?”

    “咳,乡下人,看什么医生啊。只不过有的时候疼得厉害,就用司马大师留下来的神奇膏药,一贴就好。”

    林源听了司马大师几个字,不由得心里突地一跳。

    “司马大师?莫非是司马林么?”

    “是啊,看来司马大师真是有名啊,连你都知道。”

    “洪寨主,那个司马大师留下的膏药还有没有,能不能给我看看?”

    洪雷转头叫道:“孩他妈,司马大师留下的膏药还有没有?给小林拿出来看看。”

    雷嫂翻找了一番,拿出几贴膏药递到了林源的面前。

    “这个司马大师,真是菩萨心肠啊。我们乡民没有钱,他就免费给我们发放,我们寨子里,都在**使用司马大师的膏药啊。”

    林源没有说话,接过来,把膏药撕开,放在鼻子下闻了一下,不觉眉头紧锁。

    洪雷看出了有些不对,问道:“小林,有问题么?”

    林源没有回答洪雷,反而问道:“洪寨主,你们腿疾发作的时候,是不是感觉双腿好像是掉进了冰窟一样,从下往上觉得发冷?而且是双膝无力,严重时站都站不稳?”

    “是啊,就是这样的症状。小林,你真神了,居然知道这些!”

    林源点点头道:“这就对了,你们的症状,实际上是严重的类风湿症状,这位所谓的司马大师给你们的膏药,脱胎于武力拔寒散,但他在这里多加了少量的辣椒,石灰等一些发热的物质。你们贴上,会感觉患处如火灼一般,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是不是?”

    “对对,马上就有效果,确实是像火烧一般。我们寨子里的人,都用都说好使啊。”

    林源明白了,司马林这个人就是个骗子,他肯定是粗通一些医理的,但这人真本事没有,就会用一些肤浅的东西骗人。

    这种行为是极其恶劣的,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会有十分棘手的病症,出现无法治疗,或者是误诊的情况是会有的。再高明的医生,恐怕都难免会遇到此类情况。

    但无论是无法治疗还是误诊,最起码,医生本人是本着治病救人的心来给患者治疗的。

    司马林给洪家寨的人使用的膏药,完全是是极热之药,虽然能够让病患的症状很快能得以缓解,但却是不治本的。

    洪雷和他妻子,都是练武之人,年纪大了,有风湿或者是类风湿的症状是身体机能下行导致的,这是长年累月积攒出的,根本就别奢望短期内能够治疗好。

    而司马林使用的加了极热之药的武力拔寒散,看上去效果很好,实际上就是利用热药的刺激作用,让肌体产生了抗住风湿类风湿的感觉,实际上,对于病症本身,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林源简直有些愤怒了,作为医生,出错或许可以原谅,但采取这样欺诈的手法,那就等于是图财害命!

    不过,仅仅用手中的这个带有欺骗性的武力拔寒散,还不能揭穿司马林的假面目。而且,林源感觉奇怪的是,洪雷和他妻子,这么好的身体,即便是年岁大了,也不应该出现刚才洪雷所说的突然间双膝无力的感觉啊。

    正想着,雷嫂端来一碗热水,带着歉意说道:“不好意思,家里没有茶叶了,知道你不能喝凉水,就给你烧了开水。不好意思,山里就这条件。”

    林源说声没关系,就把水接了过来,稍稍一吹,品尝了一下,却感觉有些不太对味。

    水非常热,但喝下去,却是有种喝了薄荷一样的感觉,嗓子眼那里,有丝丝的凉意。

    林源有些惊诧,赶紧又喝了一口,没错,就是有一丝凉凉的感觉。

    “雷嫂,你在水里加了什么东西了么?”

    “没有啊,就是山泉水啊。我们平常时候,都是不烧就喝了,非常解渴,要不是你不能喝生水,我也不会把山泉水烧开啊。”

    林源脑海中忽然像是划过一道电光一般,问道:“洪寨主,咱们洪家寨的人,是不是都是喝山泉水的?”

    “这是自然了,这里比不上城里,还有自来水,洪家寨的人,自古就是喝山泉水长大的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