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再敢躲一下试试?

关灯
护眼
字体:

67、番外三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江总, 您后天的出差行程安排。(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

    江殊顺手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文件, 扫了一眼, “回程的航班提前调几个小时, 别的没什么了。”

    “好的。”

    江殊没再说话,继续处理着手边的工作。

    “您…不吃饭吗?已经下午两点了。”助理在一旁低声提醒了一句。

    “哦对, 吃饭。”江殊这才又一次停下手中的工作, 办公桌另一头的袋子里拿出来装着饭盒的保鲜袋。

    读完本科之后, 江殊又去外面读了一年研,回国之后接手的分公司和凌舜在同一个城市。

    异地长跑总算结束了, 凌舜也从宿舍正式搬了出来。

    不过凌舜因为专业原因,读书的时间会长很多,江殊已经工作三年多了, 凌舜还在天天为了学业忙到头秃。

    虽然是同居, 但两个人作息时间还是严重不同步。

    可即便作息时间差的再多。

    一直以来, 早饭都是凌舜给江殊做好放在桌上,午饭放在饭盒里,只需要江殊中午热一下就能吃。

    刚开始江殊还担心对方是否会太过忙碌,提出雇人做饭。

    渐渐地,江殊开始享受这种感觉。

    尤其喜欢看着凌舜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

    线条不似少年时期那么单薄贫瘠, 成熟特有的韵味中又有几分青涩感, 完全不显得油腻。

    尤其是带着围裙的时候。

    上面的系带点缀在干净修长的脖颈上,下面的那根带子则是正好卡在腰窝处。

    阳光一照,单薄的睡衣变得透明,似乎身上只剩下一件围裙作为遮蔽。

    而且饭食的味道也是无法取代的。

    平时很难从凌舜口中听到奔放的话语, 连在晚上也是哄着骗着才肯出声。但生活上,每一处细节都能感觉到细心。

    江殊的所有喜好厌恶都记在心里,特别会照顾人。

    “江总,您傻笑什么呢?”

    “没什么,想起来我媳妇儿了。”

    “您和夫人感情真好,每天都给您亲手做饭,真是好福气。昨天新闻里还看见她和您一起见家长了,长得可真漂亮。”

    “那是,我天天带的围巾都是他打的。手上的表也是他送的,那个时候他刚高三毕业,愣是做了半个暑假的家教换来的工资给我买的生日礼物,说我成年的那年没陪在我身边……那个时候他真的特别单纯,有什么好东西一分都不藏着,傻愣愣的全给我了。”江殊说完之后看了看手腕上已经有些陈旧的手表。

    能看得出来已经很爱惜了,但还是布满划痕。

    “我们高中就认识了,以前在学校都是我天天给他送早饭,昨天连夜在公司处理工作没回家,他也照旧给我做好饭让人送……等等,昨天什么新闻?”江殊说到一半儿,才反应过来身边的助理刚才说的话。

    “就您和夫人还有家人在饭店吃饭的新闻?”

    江殊一时间连饭盒也忘了打开。

    赶忙打开手机。

    果不其然……江殊差点呼吸都骤停了。

    算起来今年年纪也不小了,家里一催再催。

    两个人到底还是没摊牌,江殊觉得差不多该说开了,都这么多年了,但凌舜的意思是还有一年半载就毕业了,毕业以后再说有底气一些。

    江殊也没勉强。

    毕业再说也对,万一真是家里不同意,特别反对,肯定对学业有所影响。

    但万万没想到,这次估计是真催急了。

    昨天是江殊的姥爷叫他出去吃饭,说是有话要谈谈,让江殊过去。

    到底是长辈,江殊工作都没处理完,而且想着就他老人家一个人,所以就这么单独去赴约。

    结果到了地方,才发现七姑八姨和他母亲都过来了。

    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姑娘,和对方家属。

    那个姑娘江殊大概有印象,是个歌手,小时候从各种比赛一路唱出名的,家里背景很好,经常能在娱乐新闻上看见。

    江殊当时差点吓得没直接跑路。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新闻,说的是疑似当红.歌手和某富商长孙好事将近,虽然说是疑似,但*拍的角度好一副阖家欢乐的景象。

    但江殊额头上出了一层细细的薄汗。

    尤其昨天晚上硬着头皮吃饭之后,和双方家长好言好语解释过,其实已经的有相恋多年准备结婚的人,就是一直没和家里说之后,又回到公司通宵处理工作,也没回家……

    “江总,您没事儿吧?”

    “没事儿,新闻是假的。”“不是这个人,我和她根本不认识,不知道哪个无良媒体报到的。”

    “我媳妇就没往人前带过,除非我自己公开说,不可能有人知道的。”

    在人前,最亲密的接触也仅限于拉手或者拥抱。

    唯一一次在夜深人静的公园里,悄悄接吻的时候还遇见扫.黄.打非办的警察,说是近段时间有人在公园的公厕悄悄从事违法交易。

    江殊解释完之后,才打开了饭盒。

    打开饭盒之后,江殊可算是傻眼了。

    左边是特意剥好的一堆番茄皮。

    右边是切的特别细碎的姜末。

    中间是一块儿没泡的干方便面。

    江殊:……

    以前的午饭,除了味道,连装盒都是精致的。

    很明显,这次是故意的。

    “估计是看见新闻了,我昨天晚上还没回家。完了完了。”江殊面无表情的面对着饭盒里不能吃的食物。

    助理忍着没笑出声,“能看的出来夫人还是爱您的。”“我去给您出去买份饭吧。这会儿让食堂的厨子再做要等很久,您吃什么?”

    等助理出去买饭的间隙,江殊记得凌舜下午就一节课,这会儿应该还在午休,直接打了个电话。

    “哥哥。”江殊的声音带着些示弱的意思。

    “有事?”

    “我今天下午去接你好不好?”“我和你说,最近找到了一家好吃的菜馆,应该和哥哥口味。”

    “好事将近啊,江公子。”

    江殊一时间噎的说不上来话。“你先别生气。昨天我姥爷叫我出去吃饭,结果我也没想到……”

    “结果也没想到一吃就一夜未归?”

    “……我吃完饭回公司处理工作了,真的。”江殊有点解释不清楚。

    毕竟在凌舜的角度。

    他就是去和人相亲,然后一夜未归。拿工作的借口搪塞,结果没想到直接上社会新闻了。

    “是吗。那注意身体。”凌舜的语气还是很淡。

    “我今天晚上也有事,不回家了。可能明天也有点事,估计也不回家了。”

    下午江殊一早就处理完工作,掐着凌舜下课的点,把车扎在离图书馆最近的一个校门,下车给保安塞了几盒烟,说是来接人。

    保安看江殊长得道貌岸然的,穿着打扮和车也不俗,笑着接过烟就放江殊进去了。

    其实发现新闻那会儿,江殊就给他发了消息。

    但得到的回应很平淡。

    平淡中又带着一丝阴阳怪气的疏离。

    最后

    人群中,江殊一眼熟悉的身影。

    没打招呼,快步走上前去直接拽住了。

    凌舜好好的走着,突然背后拦腰揽过一只手。

    把他牢牢的禁锢在原地。

    同行的同学察觉到凌舜没跟上来,“凌舜,你还去不去…超市……”同学说完之后,发现凌舜早不见了。

    一低头,手机亮了一下。

    凌舜:今天家里有事,抱歉。

    定居在这边之后,江殊就换了舒适一点的住宅。

    客厅很大,两个人面对面坐在餐桌上。

    灯开的惨白,大概是没睡好的缘故,凌舜眼下的乌青很重。

    “江殊,你实话和我说,是不是觉得当初出去领的证在中国没有法律约束力,就是领着玩儿的?”

    “怎么可能?”江殊解释的语气有点急了。

    “我知道你家里一直在催,毕竟说来…我们年纪都不小了。我今年也该毕业了,想着正好一次说清。”

    “真是为了家里的面子去和别人吃顿饭,我都能接受。但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只说和家人吃饭,彻夜未归是因为要加班……”凌舜说到这儿顿了一下,稳了稳情绪,“我要是不看新闻,真的完全以为你是和家人吃饭,顺便加班了。”

    “这次因为对方是个歌星,有媒体跟踪,我才知道的。以前是不是还有更多?”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有?”平时江殊的话多到能讲单口相声。

    但这会儿,明明都年近三十的人了,愣是比高中愣头青那会儿还懵。

    “我真的只是怕哥哥多想,也好好和两方家长说清我已经有决定一起走一生的人了,也拒绝过了,所以就想着这事儿翻篇了,没必要和哥哥添堵。”

    越往后说,江殊声音越小,有些示弱撒娇的意思。

    毕竟凌舜最吃这套了。

    只要故作可怜,把自己演成一颗小白菜,哥哥肯定会心软。

    “之前家里虽然催的多,但也没直接让我去和别人见面,直接让长辈就回绝了。这次是第一回这么突然,我也是去了才知道。”

    “……”凌舜很久没有接话。

    这套说辞逻辑上没问题。

    感情方面,无理取闹总是无法长久的。

    解释清楚的事儿,就应该直接翻篇。

    “江殊,我其实一直担心过,从高中时期就很担心,你会不会有一天腻了,或者碍于压力……毕竟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要是高二的时候我家没出变故,我们根本就不会见面,这会儿说不定你连孩子都有了。”

    说完之后,两个人又一次陷入沉默。

    这次先开口的是江殊。

    “什么意思?”

    “凌舜,满打满算我们认识了九年多了,你现在告诉我我们原本不是一路人,怕我碍于舆论压力会和别人结婚?和你领的证拍的照交换的戒指就是一时兴起?”

    “……不是怀疑你。只是说,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提前告知我可不可以。我不会闹腾,会和平和你分手。”

    最后两个字尤其刺耳。

    江殊攥紧拳头,刚才那点示弱撒娇的意思,荡然无存。

    “你再说一遍?”

    “我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能不能——”

    凌舜还没说完。

    突然,只见江殊站了起来,隔着桌子直接俯身,毫不犹豫的咬上了他的唇。

    “呜——”

    激烈霸道的吻过于猝不及防,凌舜被强行按着后脑勺,加深了唇舌之间的距离。

    想说些什么。发出来的只有无意义的声音,且绵软无力。

    强势的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只知道几次换气之后,莫名的,两个人就退到了沙发上。

    冬季的衣服多,这么一路走来,破碎的布料散了一地。

    纠缠完之后已经不早了。

    凌舜趴在沙发上,身上盖了一条薄毯。

    昨天没睡好,加上刚才剧烈运动,整个人只能这么无力的趴着。

    “以后那两个字,哥哥知道不能说了吗?”

    凌舜点头。

    那会儿也是急了,口不择言。

    分手两个字造成的伤害,气头上根本没考虑,因为两个人之前这么多年,从来没吵过架,更没说过这么重的话。

    第一回吵架没经验。

    “和我从学生年代一起长大的人是哥哥,和我第一次交换身体的人也是哥哥,都快十年了,往后不管发生什么,和我一起走下去的人都只能是哥哥。”

    “听到了吗?”

    “嗯。”凌舜无力的闷哼了一声,表示同意。

    江殊刚想问他吃什么。毕竟一回家就没闲着,晚饭也没着落。

    刚打开外卖软件,一低头,发现身边已经传来细微,平稳的鼾声。

    睫毛还是一簇一簇的,带着水光。

    眼眶也是红的。

    不过从表情来看,绝对不是因为委屈。

    这么多年的磨合,已经很少能在这种事情上听到凌舜带哭腔的求饶了。

    江殊替他拽了拽毯子,轻轻俯下.身,在额间吻了一下。

    吻毕,江殊坐直,打开社交软件,和母亲,以及其他亲戚的对话框,挨个发送了消息。

    该说了。

    而且这件事儿江殊思来想去,还是得他自己先面对。

    亲戚态度好了,那就这么好了。

    态度不好了也行,接手分公司之后,在这边生意发展的不错,以后凌舜毕业了两个人照样过得很好。

    反正现在钱握在他自己手上,家里同不同意都是家里的事儿。

    约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这次是江殊回的首都。

    姥爷家是在郊外的别墅群里。

    以前江殊特别喜欢回姥爷家,因为在家门口散散步,就有很大概率遇见电视上见过的叔叔和漂亮阿姨。

    驱车抵达的时候,饭厅里所有亲戚都整整齐齐的坐着。

    菜早就摆好了,就等江殊来了。

    “姥姥姥爷好,妈,舅舅舅妈,姨妈姨夫,大家好。路上有点迷路,导航出了点偏差,晚了不好意思。”

    “怎么就你一个人来啊?不是说给我们介绍介绍吗?”先开口的是江殊的姥爷,一边笑着一边给自己倒酒。

    “只要家境清白,学历不差,你喜欢就行。哪怕学历差点儿,以后肯继续深造也好,反正最重要的是你喜欢。”

    江殊也笑了笑。

    “所以啊,让她别含羞,赶紧进来吃饭。”

    “其实,这次真就我一个人来。”

    “我爱人他…要上课,走不开。不过这个人,大家其实都见过,而且不止一次。我和他高中就在一起了,好了有八年了。他怕你们不太愿意,一直没让我和你们说,上次你们催婚都催上新闻了……我寻思着,也该告诉大家了。”

    江殊站在原地说完之后,又尴尬的笑了笑。

    一众亲戚都一头雾水的时候,江殊能感觉到母亲那边先一步投来锐利的目光。

    “我们都见过?谁啊?”

    江殊看见在场所有人都投来质疑和好奇,除了他妈妈,别开了目光。

    江殊这次顿了很久,似乎在做心理准备。

    最终,抿了一下唇,微微颔首,试图掩饰紧张。

    “是…我哥。”

    “凌舜。”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啾哒霏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