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

返回
关灯
护眼
字体:

129、番外:两同心(十二))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惜翠虽然带了两个大容量的充电宝,但手机的电量也已经坚持了不了几天了。(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在大梁耽搁了那么久, 是时候回去了。

    app规定了她只能将带一人回去, 将技能共享给一位队友。妙有眼下年纪还小, 惜翠想了想, 决定将技能共享给卫檀生, 自己带着妙有回去。

    在app上输入了卫檀生的相关信息,算是将卫檀生招募入队后, 惜翠问,“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

    青年耐心地感受了一会儿, 摇首微笑,“好像没什么改变。”

    惜翠有点儿犹疑。

    难道说这时空穿梭的技能只能在手机上实现?她这个app是突然出现在手机上的,会不会她给卫檀生买一部手机, 这app也会相应地出现在他手机上。

    不过,虽然疑惑,惜翠也料到了可能会出现当下这种情况, 这也是为什么她要带妙有回去, 把技能共享给卫檀生的原因之一。

    现确保能把妙有带回去, 这样一来,就算出了差错,卫檀生一个成年男人,在大梁等上三天也无妨。

    卫檀生也已经提前和妙有打过招呼, 要带她去一个格外新奇的地方游历。妙有从小就跟着卫檀生四处行访名山大川,胆子一向很大,想都没想一口答应了下来, 对即将到来的新的旅程格外期待。

    但在此之前,她想看完今年杭州城的花灯会。

    大梁习俗,每年三月十三日到十七日,满城人家都会捧出各色的鲜花,挂灯穴烛于百花间,等夜幕落下时,不论男女老少,都来赏花饮酒,鼓吹烟火,嬉戏到天明。

    而今天,也就是这花灯会的第一天。

    “那花灯会可好看啦。”妙有眨着眼睛保证,“娘子看了一定不会后悔的。”

    惜翠还没看过这花灯会,听妙有这么说,也有些好奇。

    说这话时,正好是早上,青年正坐在廊下,帮女儿梳头发。

    妙有的头发又软又黑,握在手上就像水一样,滑溜溜的。

    小姑娘一偏头,那头发跟着就从他手中脱了出去。

    “妙有。”

    听见自家爹爹的温醇的嗓音,小姑娘马上安安分分地坐直了,虽然坐直了,却还是忍不住望向惜翠。

    卫檀生低眉,指尖缠绕着缯带,帮女儿扎紧了两个漂亮的双髻,这才抬眼看向惜翠,“妙有说的不假,这花灯会确实好看,翠翠你想看吗?”

    惜翠点头,“想看。”

    于是,就这么定了下来,等看完花灯会再离开。

    卫檀生微笑,“那我这去吩咐刘婆子雇车,今晚我们便去看花灯。”

    妙有笑了起来,啪嗒啪嗒跑回了屋,拿了镜子去看自家爹爹的成果。

    在杏子巷住了两天,惜翠也慢慢地摸清了在她离开之后,卫檀生和妙有是怎么生活的。

    妙有她精力旺盛又活泼好动,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心思还没花在梳妆打扮上,每天都是由卫檀生挑好了女儿今天穿的衣裳,搬了小凳坐在院子里,给女儿细细地梳好头发。

    由于大多数时候,都是他与妙有一起生活,每天的饭菜也都是卫檀生他一手包揽的。那刘婆子每日只需来洒扫,做些粗活就够了。

    在这六年时间里,青年的厨艺也磨练得极好。

    卫檀生的样貌,其实很难让人让他和厨房联系在一起,他生得太美也太清,如烟络横林,山沉远照,就该是一尊半跏趺坐,不染尘俗的水月观音。

    当然见识到了小菩萨在床帐中发狠的模样后,看到他下厨房也就没什么值得惊讶的了。

    惜翠看他在熟练地摘下了佛珠,挽起衣袖,打开墙根前的米袋,舀了一瓢米,淘干净了,倒入砂锅中,加水烧火煮稀饭,又拖出两个坛子,挖了点儿腌菜,端上了桌。

    那是刘婆子特地送来的腌菜。

    这儿的厨房她不太熟悉,就算想帮他也无从下手,卫檀生也没想让她帮忙的意思

    “与其在这儿看着我,不如去陪陪妙有,”将蒸笼里早早就蒸上的桂花糕端下来,卫檀生看了她一眼,笑道。

    卫檀生几乎一眼就看出来了她对妙有的心思。

    这感觉,就像是抛弃妻子的丈夫终于回到家里,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自己在女儿眼里也已经变成了个陌生的怪叔叔。

    惜翠想要亲近却又不知道从何亲近,颇有些手足无措和尴尬。

    不过听到卫檀生的话,惜翠还是走出了厨房,脚步一转,往妙有住的屋里走去。

    好在,小姑娘看见她来,倒颇为欢迎,没有表露出任何被冒犯的意思。

    惜翠刚进屋,一眼就看见了摆在她桌上的日录。

    “那是娘亲留给我的。”小姑娘和自家爹爹几乎一样敏锐,瞧见惜翠的目光落在桌上,便牵着她的衣袖,拉着她走到了桌前坐下,大大方方地展示给惜翠看。

    看到那已经微微泛黄的纸页,和纸页上熟悉的字迹,惜翠的心好像被人给拧了一下,喉口干涩,吐不出半个音节来。

    “孔娘子?”

    对上小姑娘担忧的目光,惜翠深吸一口气,摇摇头,“我没事。”

    她一点儿都不排斥对别人提起自己的娘亲,甚至言语中颇有自豪之意。

    “我娘亲懂得可多啦。”妙有低下眼,乌黑柔软的额发垂落,她神情认真地去翻日录上,一直翻到其中某一页才停下,将日录推到惜翠面前,“娘子你看。”

    那是她当时简单勾勒出的一只大翅鲸。

    妙有伸出手指,点着画页,向往地说,“我一直想出海看看这些长鲸。”

    “对啦,我娘亲还说,海上有小美人鱼,和鲛人差不多许多,她们有时候会浮出海面去看落日。”

    提到这个,妙有好像来了精神,嗓音软软的,开始为她讲述那小美人鱼的故事。

    “娘亲说,小美人鱼最终获得了永恒的灵魂。”

    “我想娘亲也和那小美人鱼一样,获得了不灭的灵魂。”

    听到小姑娘这话,惜翠眼睛有些发酸,指尖都在颤抖,呼吸就像细细密密地针扎一样。

    “妙有……我……”

    “不知道为什么,娘子你给我的感觉很像娘亲。”小姑娘绕过桌子,走到她面前“我想象中的娘亲,好像就是这么一副模样。”

    惜翠五指轻轻地穿过女儿的鬓发,看着她柔顺乖巧的模样,下定了决心,轻声说,“妙有,我就是娘亲。”

    小姑娘温顺地嗯了一声,靠在她膝上没有再动了。

    惜翠心知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

    “妙有。”惜翠嗓音干涩地低声说,“我的意思是,我就是你娘亲,我没有死。”

    小姑娘愣了愣,惊讶地看着她,“娘子……你什么意思?”

    妙有很聪明,她无凭无据地这么说,她不一定会承认。

    惜翠轻声说,“妙有,你知不知道重生。”

    既然决心要告诉她,惜翠也没有再瞒妙有,将那些事原原本本地都吐露了出来。

    或许是自小就跟在卫檀生身边,对于这些三千世界怪力乱神的事,小姑娘接受程度一向都很好,但是听惜翠这么说,她还是愣住了。

    毕竟,爹爹一直在说娘亲没有死。她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孔娘子……她真的是娘亲吗?

    惜翠眨眨干涩的眼睛,努力稳定思绪,“妙有,你看日录,就在漠北那一页上,我画了只骆驼……”

    看着惜翠的模样,妙有还有些疑惑和不太相信。

    但当她一一说出日录上的内容后,妙有睁着眼,错愕地看着她,“……娘亲?”

    这日录她保存得极好的,孔娘子之前没看过怎么能说出这日录上的内容?

    她年纪本来就小,虽然聪慧,但没什么判断能力,听惜翠这么说,更加迷糊。

    想来想去,她脑中灵光一现。

    她……她要去问爹爹,爹爹一定不会骗她的!

    眼看着妙有像风一般地跑了出去,惜翠坐回桌前,低头去翻日录。

    妙有这一去,几乎去了大半个时辰,等再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好像变了,她站在门前,怯怯地看着她,好像从来没看见过她一般,拘谨地问,“孔娘子……你真是我娘亲吗?”

    惜翠不知道卫檀生都和她说了什么,但还是点点头,柔声说,“妙有,我的确是你娘亲。”

    小姑娘往前迈出一步,又缩回了脚,绀青的眼中流露出犹疑、惊喜、畏惧等诸多复杂的情绪。

    她问过爹爹了,爹爹说孔娘子的确就是娘亲。

    可是……她还是不敢相信。

    惜翠压下心尖儿的酸涩之情,主动走到女儿面前。

    是她对不起妙有。

    她缺失了一个母亲的身份,足足有六年。

    当初将她生下来时,她也不仅仅是为了卫檀生。在这一年中的相处里,她对这个生命的降生也是怀着期盼的。

    刚走到她面前,妙有就伸出手拽住了她衣摆,“娘……娘亲?”

    惜翠看着面前小小的人儿,眨了眨眼睛,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滚落了出来。

    小姑娘看着她的模样,顿时也红了眼眶,扑到她怀中,抬起眼委委屈屈地又叫了一声,“娘亲,你真的是我娘亲吗?”

    “妙有她怎么样了?”

    看到惜翠走屋里走出来,卫檀生温言询问。

    惜翠打起精神:“她哭累了,已经睡下了。”

    小姑娘哭得抽抽搭搭的,到她睡下,她其实也没完全相信她就是她娘亲。

    这本来就是急不得的事。

    只是她心里难免还是有些失落和苦涩。

    今晚,当然是没有办法再去看花灯了,好在花灯会会持续四天,也不差这一天。

    在这两天时间里,妙有总算彻底相信了惜翠就是娘亲的事实。

    她又有娘亲了,她娘亲没有死,爹爹一直以来说的都是真的!

    她好想娘亲啊。

    一想到这儿,小姑娘却忍不住委屈地直掉眼泪,更像个小尾巴一样整天黏在惜翠身后。

    这两天晚上,惜翠都是和妙有一起睡的。

    不过孩子的心情向来都是来去随风的,没过多久,就又想起了要去花灯会的事。

    这一回是娘亲和爹爹陪她一道儿去。

    一直以来,她看着别人有娘亲,心里不知道有多羡慕,如今她也有娘亲了,她娘亲回来了。

    她恨不得让全天下都知道这个消息。

    花灯会是晚上才有,但这一天早上,妙有就开始跑进跑出的不断忙活。

    卫檀生看着她像只雀儿一样往来于院子里,也不多干涉,只微微一笑,转头对惜翠说,“我那日送给你的那盒子你打开看了吗?”

    “什么?”

    “那盒吃食。”

    惜翠终于想了起来,她那天回去后,将那漆盒顺手搁在了桌上,忘记了打开,到后来,替林巧儿送榆钱糕的时候,看到宋修敏和卫檀生,更是将这漆盒忘了一干二净。

    不过,她在准备回去的时候,是带上了它的,不过怕睹物伤情,还是没打开。

    听了卫檀生的话,惜翠回去将那漆盒翻出来,一打开,才发现那是一副精心打造的头面。

    这一整副头面,一看便知花费了不少银两。

    她打开漆盒的时候,妙有也在一旁看着,看到盒中的头面后,惊讶地睁大了眼。

    她当然也喜欢这些亮晶晶又好看的东西。

    不过看了一会儿,她又好像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兴致勃勃地怂恿着惜翠带上。

    妙有摇着她指尖,抿起唇角,眼睛像星子一样发亮,“我想看娘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再告诉大家,我娘亲回来了。”

    既然要去看花灯,自然要打扮得漂亮一点儿。

    她其实从来没有打扮得这么细心且认真过。

    上身杏色的莲花双鱼纹的小袄,下着石榴红轻纱裙。

    发髻挽了个时下正流行的样式,如油云一般又黑又亮,那漆盒中的头面大多都用金、琉璃、玛瑙、赤珠所制成,禅杖金簪和小冠颇有些佛门的风格,两条碧玉金流苏细细地垂在脑后,莲花璎珞在胸前怒放。

    往腕上套了个镶刻了经文的金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惜翠也有些不自在。

    是不是打扮得太隆重了?

    这么打扮走出去,简直就像是明晃晃地提醒着别人快来抢我。

    越看越觉得别扭,将首饰摘下来两件,惜翠看着镜中的自己才算顺眼了点儿。

    “娘真好看。”眨着眼睛,妙有看得有些愣了。

    她虽然说不上来具体哪里好看,但感觉娘亲比宋夫子还要好看呢。

    听到妙有这么说,惜翠也没当真。

    她对自己的容貌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论长相,宋修敏确实能称得上无可挑剔。

    但妙有却没想这么多了,她只觉得今年的娘亲特别好看,想到这儿,她迫不及待地牵起了惜翠的手,“我们去找爹爹,让爹爹也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  大概还有一章结束这段剧情,后面应该有现代篇吧。

    这两天订阅断崖式下跌,笑着活下去qaq

    这篇文结束后,接档文是:穿成白月光替身后,希望大家可以收藏一下。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你是魔鬼吗?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僵尸号、柱着拐杖敲夕阳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nn 2个;我有一个糠_糠萝卜、舟白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枫眠 2个;lileary、老臣、35523406、翩翩倾城、圣代、乖小寶、zoro、雅、喵星人?、你是魔鬼吗?、千岁忧、叶庭之渊、想个啥名字嘞~~、时静待阴、阿昱、noone、羊天真、小李宝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耳朵 68瓶;高中 58瓶;时静待阴 57瓶;以利亚顿 50瓶;心如墨境 46瓶;sonnig 40瓶;春晓儿 30瓶;肥猪屁屁 24瓶;vieruodis、客厅卡丽熙、饼干树、波浪线、ghost扇子 20瓶;马猴烧酒鲫鱼 19瓶;长安不可归 18瓶;阿叶要吃糖 15瓶;小花里 13瓶;amor 12瓶;螃蟹蟹蟹蟹老板、le檬tea、是个胖子呀、年年有言、喵喵喵、红豆布丁烧仙草、人间有味是清欢、袅宴、噗噗噗吱、橘子味气泡水、螭魎魍魅、27042717、小绿 10瓶;柒笭笙 6瓶;可爱的小镜子zhuano、喵细细、汤圆的历史、修修微、小圆圆、清欢bckym、qiyo 5瓶;shirley 4瓶;夏天的风、虞慢、猫仙仙仙仙了个仙、挑食的肥虫、一世长安 3瓶;哈哈哈、三铁、陆离lowest、mango 2瓶;多多假假、菌菌、sherry、noone、卿酒酒、豇豆胡萝卜、dey、行吧行吧爹都依你、孟梦懵萌猛、手捧窝窝头、老臣、28669833、asure、喝可乐不加糖、十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