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三十二章 去沪市(8)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证券经营销售主管三步并着两步跑到门口,低头哈腰的请严小南进门。(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门口的看门人见此情景,吓得连忙站了起来,恐慌的往后躲。

    但还是没有躲过经营销售主管那犀利的一撇,这个不长眼的,能到这里来的都是大鳄,怎么能得罪。

    即使不是大鳄,或许是走错地方,你也该好声好气跟人家解释,而不是一上来就赶人。

    这么狗眼看人低,到底是谁介绍来的,这样的人绝对不能在这里干活。

    他朝着他的助理使了个眼色,助理秒懂,转身离开了。

    严小南的意识一直关注着这里所有的动向,看到这里,她抿了抿嘴唇,是该清理了。

    随着改革开放的速度加快,售货员之类的人如果再像以前一样,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势必会被这个社会淘汰。

    她抱着恩茗,坐在叶晖贤的边上,叶晖贤连忙把证券经营销售的话说了一遍。

    他们现在能购买到二十万张认购证,是不是可以马上购买。

    严小南看了叶晖贤一眼说道:“东南这里要加一万张,所以我们需要购买二十三万七千五百张才行。

    叶晖贤也默默的计算了一下,除两人昨天购入的一万多张,的确还差一些。

    她抬头看向经营销售主管说道:“我要二十三万七千五百张。”

    销售主管心里计算了一下,多出个几万张也不是啥事,随即点点头,让人去计算价格了。

    认购证三十元一张,二十三万七千五百张就是七百壹拾贰万伍仟块。

    严小南拿出了转账支票,现金转账支票的每一次转账的最高额度是五十万。

    所以只能用转账支票来进交易,只不过这种支票转账的兑现时间稍微长一些而已。

    看到严小南龙飞凤舞的填写着数字,那副淡定气闲的样子,看得销售主管心里无限的羡慕。

    这得有多大的底气才能养出这种气质和神态啊,对于他来讲,这一辈子估计也达不到这种高度了。

    七百多万的金钱在这个小姑娘眼里似乎只是七十多块而已,就那么随随便便的用掉了。

    看了眼支票本上的签名,严小南,好像有些熟悉,可好像又很陌生。

    等到他打听清楚这两个人的身份,上门去拜访时,早就人去楼空了。

    留下几个阿姨看着小洋楼,回答他的永远是洋楼主人出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严小南在沪市花了差不多十天的时间,终于将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刘莉莉第一次的手术很成功,预约了六月底的第二次手术。

    严小南所有的能动用的资金都花在了认购证的购买上,足足花了三百多万。

    七浦路批发市场那边也去做了暗访,所有的一切经营活动都非常的正常,且生意越来越好。

    这次沪市行这么顺利,严小南的心情非常的好,带着恩茗逛起了街。

    买了一些特产和小玩意,这是用来回去哄骗一些老人和孩子。

    又带着恩茗去了自己前世的那个老家,那边还是照旧,丝毫没有动迁的迹象。

    北南他们这次的计划也非常的成功,那个革什么会的人终于被抓进去了。

    那帮小混混还真的有点小本事,先是去捣蛋耍无赖,倒也弄到一些小钱。

    那个革什么会的人想法很简单,小混混嘛,用钱打发就好了,何况不过是些小钱而已。

    接着就开始在他卖出的酒里面加料,几个人喝了他卖的酒又吐又拉的,当场就被送进了医院。

    医院诊断小混混喝的是什么含量超标的假酒,不小心容易喝出人命。

    北南摇头叹息,还真敢喝,这帮小混混比他当年还敢拼,这二十万花得不冤。

    在铁哥的运转之下,小店被当场查封,某某局要对小店的酒进行检验。

    该打点的都打点好了,现在剩下的只要证据确凿就行。

    于是,小店晚上进贼了,可此贼非彼贼,他们是来调换酒的。

    小混混们早就摸清了小店里的所有商品,换几箱酒还不是湿湿水的事情。

    革什么会的人看到自己的酒被查出是什么伪劣产品,心里就明白是有人在搞他了。

    至于什么人,他还真的不知道,当年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坑了那么多人,谁来报仇都是说不定的。

    现在的他就指望那个母老虎了,当年就是母老虎的爹让自己干的。

    母老虎即使不是第一元凶,母老虎的爹即使已经翘辫子,但犯下的罪恶还是洗不清的。

    母老虎在干吗,正在兴高采烈的打麻将呢,这两天她的手气贼好,已经赢了不少钱。

    面对一副牌才进账几十块已经觉得没有刺-激感,可这块地区附近,能打几十块的牌,牌面已经很大了。

    两个小混混开始钓鱼了,一个说明天去大杨浦那边打牌,那里打牌才有感觉。

    一个说他也要去,这里就打这种奶奶牌太没有意思了,可不打又没事干。

    说来话去的,终于把母老虎说动心了,她瞄了小混混一眼,高傲的说道:“算老娘一个。”

    小混混心里那个美啊,终于上钩了,还得继续演戏,不然会让母老虎起疑的。

    叼起一根香烟,露出丝丝不屑一顾的神情,那边可是千把块钱一副牌面,你行不行啊。

    母老虎被他们激得当场就发了飙,小卵核子,瞧不起谁呢,现在就走。

    母老虎一走就是三天三夜,等她回到家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男人早就被搭进去了。

    连忙去调查自己男人犯了啥事,咋会无缘无故就被人逮进去了呢。

    当她得知是卖假酒时,眉头皱了起来,店里的酒是假酒还是真酒她还是知道的。

    联想起自己这三天的打牌经过,从赢到输又到输红了眼,连房子都抵押了两套时,她知道自己上套了。

    想要找人打点关系,去把人给保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人愿意帮她了。

    接着她也被人带走了,因为她的男人把她和她老爹都出卖了,当年所做的恶事全部都坦白出来。

    北南打了一个电话给马明春,镇上阿龙那套房子很快就能还回来了,到时候就让他去办理一下手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