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三十五 严惩不贷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感觉到严奶奶的悲伤,严小南的山神之气没命似的往严奶奶的身上扑去,直接就将严奶奶给整得睡意朦胧。(看啦又看小说网)

    严小南一把将奶奶抱进了屋子,放到了床上,看了眼房间的温度计,刚好维持在二十五度,这个温度很适合。

    又看了眼床头的万年人参,已经在空气中留存这么久了,药效肯定也会有所损失。

    手一挥,又一支万年人参出现在手上,房间的人参气息蓦然增强,严小南更换了人参后,关上门走了出去。

    付清平忽然又清醒了过来,看到严小南高兴的打着招呼:“南南回来了,恩茗回来了吗?”

    严小南点点头,笑眯眯的告诉付清平:“奶,尘鸣去给恩茗洗澡了,等他洗得香香的,我就让他来亲亲你。”

    付清平高兴的点点头,看到严小南递给自己一盒点心,打开一看,原来是她喜欢的点心“蝴蝶酥”

    不由的食指大动,好像很久没有吃到沪市的点心了,拿起一块放进嘴里,嗯,还是那浓浓的奶香味,好吃。

    严小南的手上又出现一杯咖啡,蝴蝶酥配咖啡,是付清平的最爱。

    以前在沪市的时候,付清平总会在下午三点左右,坐在露天阳台

    上,看着天上都是云朵舒卷,品尝着精致的下午茶,聆听着悠扬的萨克斯的音乐。

    那是沪市人藏在骨子里的精致,哪怕眼已花,牙已掉,但那份追求精致的心,却始终不变。

    付清平一手拿着蝴蝶酥放在嘴里吃,一手拿着手帕托在下面,防止碎屑掉入到地上。

    等到一块蝴蝶酥吃完,才拿起咖啡,慢慢的品尝着,脸上露出写意的表情。

    严小南也笑了,还记得当年下放时,即使生活再不如意,付清平还是那样的坚强和优雅。

    相信现在也是一样的,哪怕付清平的身体状况再不妙,她还是会努力的挺直脊梁将优雅坚持下去。

    后面传来了恩茗嬉笑的声音,原来是宝儿和小鹿玩的时候,被小鹿给轻轻顶了一下,摔了一个屁股蹲。

    宝儿不但没哭,还拍了拍小鹿,告诉小鹿是自己没有站好,这幅样子给恩茗看到了,笑的连牙床也露了出来。

    叶尘鸣抱着恩茗来的了严小南的身边,看到付清平连忙叫了一声“奶奶”

    付清平高兴的点点头,伸手摸了摸恩茗的手,恩茗的眼里射出一道金光,吓得严小南连阻止都来不及。

    没有想到付清平摸了摸自己有些

    干涉的眼睛,笑着对叶尘鸣和严小南说道:“这个孩子太厉害了,我眼睛舒服多了。”

    严小南连忙将恩茗抱了过来,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宝贝,以后要在没外人的时候才可以知道吗?”

    恩茗疑惑的看了严小南一眼,爸爸、妈妈、祖奶奶,没外人啊。

    严小南不想说话了,跟一个二岁的孩子讲道理,那会把自己给讲死。

    叶尘鸣却笑了,这个小家伙,总是给人意外,以后要备一点保心丸了,不然哪一天被他吓死都不知道。

    “奶,尘鸣,爷爷跟我说,明年我们将要去旅游,去国外旅游。”严小南先透露出一点消息。

    叶尘鸣笑了,他也故意放了一个消息给严小南:“等旅游回来,爷爷就真的要退休了。”

    严小南忽然明白了旅游的真正含义了,原来叶仁是想将他的人脉全部交到自己和尘鸣的手里啊。

    严小南看了眼付清平,心里有些难过,叶仁和付清平整整分开了十年,现在即使在一起,爷爷的心事也是放在如何恢复叶家的昌盛。

    是该让爷爷和奶奶好好颐养天年了,北南在温哥华那里的庄园就不错,到时候安排一下,让几个老人在那边住一

    段时间。

    严小南想到这里,就要去找北南,意识蔓延了出去,可哪里都找不到北南。

    严小南奇怪了,这个家伙不是跟自己一块回来的吗,人去哪里了。

    叶尘鸣笑了:“南南,不用找了,他回去看儿子去了。”

    严小南理解的点点头,她要去给北南打电话,让北南等会带着孩子和家人过来吃饭。

    当北南听到严小南要安排家里人去自己的庄园时,高兴的跳了起来。

    边上的严礼不知道老爸为何要这么高兴,但不妨碍他也跟着高兴起来。

    北南一把抱起严礼,大声的问道:“要不要去姑姑这里?”

    严礼一听眼睛都睁大了,点头如捣蒜,还奶声奶气的问北南:“恩茗弟弟在吗?”

    “在,他们今天刚回来,我们先去叫妈妈和姥爷准备点东西,然后一起去姑姑家里好不好?”北南兴奋的说道。

    二个小时后,北南开着车来的了八进四合院,孙少华抱着儿子,而孙明天和北南则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东南也来了,看到北南拿着这么多东西,不由的笑骂:“你总是这样,有没有考虑到你大哥我是不是太寒酸。”

    北南毫不在乎的说道:“

    我这里就包括了你和二哥的东西呢,我们是兄弟,穿一条裤子的。”

    西南摇摇头,这个北南,还跟小时候一样,他今天想要征求大家的意见,那就是对于刘莉莉老娘的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刘莉莉的脸上。

    刘莉莉脸上大纱布已经拆除,还剩下几个小伤口的贴胶,整张脸好像有了变化,又好像没有变化。

    但宝儿看到刘莉莉还是有着一丝害怕的,虽然在西南的解释下好一点,但已经明显的不愿意跟刘莉莉亲近了。

    看到闺女听人家说话时,总是歪着脑袋,用左耳倾听时,刘莉莉的眼里就射出恨意。

    她好好的闺女就这样变残废了,伤害她闺女的人还是她的亲娘,这口恶气如何能忍得下去。

    “西南,严惩不贷。”

    刘莉莉铿锵有力的说道,闺女还小,但这笔债由她来讨。

    西南看了周围人一眼,大家都默默点头,能对自己亲外孙女动手,这个人的心已经黑了。

    既然刘莉莉都坚持要严惩不贷,那作为严宝儿的亲人,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支持呢。

    西南站了起来,趁着现在*安那里还没有下班,他要把自己的意见提上去。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