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三十六章 祠堂(1)

书架管理 小说目录
    在离年三十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刘莉莉的老娘和弟弟的判决书下来了,刘母打伤打残自己嫡亲的外孙女,性质非常恶劣,判刑二十年,立即执行。(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刘莉莉的弟弟绑架自己的外甥女,不当获利巨款二千元,情节严重,判刑三十年,立即执行。

    至于另外两名帮助绑架严宝儿的帮凶,也都被判了十年,立即执行。

    那两名帮凶看向刘莉莉弟弟的眼神是凶狠的,估计以后的日子,刘莉莉的弟弟绝对会体会一把被人虐待的感受了。

    作为嫡亲的姥姥和舅舅,居然能绑架自己亲闺女的亲闺女,还将人弄残,实在是令人不齿,知情的吃瓜群众还觉得判得太轻。

    当消息传到刘莉莉的耳朵里时,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心情无比的复杂。

    刘母已经快五十多岁了,等她能出来的时候,也是古稀之年,到时候还不知道谁能奉养她,想靠刘莉莉,那是明显不可能的。

    还有警察那边也来传话,就是刘母想要见刘莉莉一眼,还特别指明,这也许是她们母女两最后一面了。

    刘丽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作为闺女,她该偿还的都偿还了,不论是她工作后的工资,还是嫁人的聘礼,包括其他时候刘母上门来打秋分,她该给的都给了。

    即使如此孝顺老娘,获得的却不是她想象中的母慈子孝,而是绑架自己的闺女,妄图用此手段来让自己帮弟弟还赌债,还凶残的将自己的闺女打残,这是该有多大的仇怨啊。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刘莉莉也是备受煎熬的,她了无生趣的躺在床上,默默舔着自己的伤口。

    这段时间,严宝儿一直住在南南这里,西南也是两边跑,看到刘莉莉的样子,西南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了。

    让他放过刘母和她弟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面对着日渐消瘦的妻子,西南也是有说不出的难过,但想到严宝儿,西南挺直了背脊。

    “西南,我其实也想去南南这里帮忙的,家里这么多人来吃年夜饭,人手肯定不够,但我怕啊。”刘莉莉已经慢慢的调整过来了,终于将心思放到了应该放的地方。

    西南点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一条小纱巾,放在刘莉莉手里:“这个是南南给你的,万一宝儿害怕,你就围起来。”

    刘莉莉感激的点点头,看着西南说道:“西南,幸亏我嫁给了你,不然我以后的日子肯定是没法过的。”

    西南笑了笑,即使刘莉莉有千般不好,但对严宝儿和自己的心是真的,就凭这一点,他也得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

    安慰性地拍了拍刘莉莉的手道:“别想这么多,我去厂里了,快过年了,厂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安排,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刘莉莉点点头,她也要忙起来,被子要洗,玻璃窗要擦,地板要拖,还要去买点年货。

    人一忙乎起来,什么事情都忘在脑后,刘莉莉的心情也慢慢转好。

    同样忙碌的还有严家和叶家,特别是严小南,每年的年关都是需要她大把的撒钱,这个必备的节目让她痛并快乐着。

    看着各部门不断递上来的支出预算和支出金额,严小南觉得自己的心快要碎成片了,但再看看资产负债表上的数字,心又莫名的被治愈了。

    拿着她专属的派克笔,不断地签上自己的大名,各部门负责人拿着签好名的单据直接就往财务处跑,所以这几天,财务的工作量是非常巨大的。

    叶尘鸣和叶晖利也已经开始不着家了,两个人都是两个科研单位的主要负责人,他们所要背负的压力更加大,所要处理的事情也更加艰难。

    同样,严爱党、严东南、严北南还有铁哥他们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六斤甚至连电话都不打了,有这个打电话的时间,还不如稍微咪一眼。

    相比忙碌中几个人,翠花和严小强,还有薛瑛和福宝他们则显得淡定了许多,他们在警卫员的帮助下,每天都会从菜市场搬回来大把大把的肉菜。

    还未到过年,八进四合院的三个厨房都已经运作了起来,每天袅袅升起的烟雾带着诱人的香味,让站在门内外执勤的警卫员们备受煎熬。

    好在煎熬只是在立岗的时候,等下了岗,他们还是有幸能吃到那些美食的。

    严奶奶好不容易等到严小南回家,一把拉住了她:“南南,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照理说你是嫁到叶家的,可奶想让你今年陪着奶跪拜严家的祖宗可好。”

    严小南知道严奶奶的意思,她在严奶奶的心里是神仙下凡,严家有神仙拜祭,那该有多大的荣耀啊。

    拉着严奶奶坐上了电动车,开着电动车来到了一个类似祠堂的门口,严奶奶看着庄严古朴的建筑,傻傻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原来严小南和叶尘鸣早在几个月前就在商量这个难题,严小南对于严家来说,是一个核心的人物,但对于叶家来说,更是一个当家主母。

    所以两人跟叶仁商量,今年的年三十,严家的、叶家的老祖宗牌位全部放在一起,严家和叶家的子子孙孙一代一代的拜祭下去。

    叶仁非常的赞同,相比于严家,叶家还真是人丁薄弱,即使加上三个小豆丁,也不过是一个圆台面的人数,但如果加上严家,那人数可壮观了,相信叶家的老祖宗也是希望看到家族能这么兴旺发达的。

    为了这个仪式,叶仁还特地从港岛请来了著名的风水先生,不但把八进四合院的格局给布置了一下,还在远离主卧的地方,弄了一个平房装修成祠堂的样子,专门安放祖宗牌位。

    叶仁看着祠堂上的匾额,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似乎看到自己的爷爷,带着自己的父亲和幼小的自己,跨过高高的祠堂门槛,跪拜祖先。

    如今,在这个京城,在这个八进四合院,他终于做到了,叶家祠堂,严家祠堂,两块牌匾并驾齐驱,高高的悬挂在祠堂之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